社會
直擊

幽靈管委會1/遭催討千萬元管理費 高市前議長之子力抗12年擺不平

朱安雄 朱庭界 長谷民生辦公大樓 海蟑螂 丁旭東 妨害行使所有權 管委會 徐祐偉
幽靈管委會1/遭催討千萬元管理費 高市前議長之子力抗12年擺不平

前高雄市議長朱安雄之子朱庭界指控,高雄市新興區民生一路上的長谷民生辦公大樓未成立管委會,竟向他追繳千萬元管理費,根本是「海蟑螂」行徑。(圖/張進安攝)

前高雄市議長朱安雄之子朱庭界(50歲,原名朱挺介)2010年投資購買位於高雄市新興區民生一路上的長谷民生辦公大樓7、8、9樓,還未正式進駐即被「幽靈管委會」索付2百多萬元管理費,拒繳之後竟遭到大樓管制進出,雙方至今纏訟12年,累積管理費近千萬元,朱庭界痛批這根本是「海蟑螂」行徑。

長谷民生辦公大樓於1991年完工,共有11層樓,後因財務不佳等問題遭法拍,統合營造有限公司主要股東丁旭東2010年僅憑其拍得的1個樓層,以管委會名義寄發存證信函給4個樓層屋主,稱對方積欠管理費近300萬元,限制其進出及管制電梯;同年這4名屋主因不堪其擾,將房產賤賣給丁旭東。之後丁旭東持續寄發存證信函給其他樓層屋主,包含擁有3個樓層的朱庭界。

目前在11個樓層中,丁旭東掌握了5個樓層所有權、朱庭界擁有3個樓層所有權,還有3個樓層則在匯豐銀行手中,這三方任何一方取得較多區分所有權人的支持,才能進一步掌握管委會及話語權。

朱庭界氣憤地說,大樓管委會並未向轄區公所報備,同時未明確制定規約、未召集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卻不斷催繳管理費及公共電費等各項費用,而丁旭東十餘年來多次自任長谷民生大樓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即管委會)召集人,卻拒絕公布大樓收入與支出,且十餘年來用該大樓名義私收電信公司基地台租金近千萬元(每月15萬元),甚至佔用大樓公共空間(包含停車場)。

原本位在長谷民生大樓1至3樓的滙豐銀行民生分行已人去樓空,該大樓頂樓還有多家電信公司進駐設置基地台。(圖/張進安攝、朱庭界提供)
原本位在長谷民生大樓1至3樓的滙豐銀行民生分行已人去樓空,該大樓頂樓還有多家電信公司進駐設置基地台。(圖/張進安攝、朱庭界提供)

朱庭界與丁旭東爭戰12年的官司,是由一開始的管委會是否合法,一路打到「妨害行使所有權」,雙方不停提出新事證上訴,承審法官也認為「尚有調查必要」,因此審理進度曠日廢時,預計今年9月將再重開辯論庭,最快年底可以等到判決。

朱庭界指出,高雄市政府工務局曾令統合營造有限公司限期改善或履行義務、職務召開管委會未果,但僅罰緩3000元,他實在看不過去,因此決定挺身而出揭發此事。

本刊實地走訪該大樓,發現原本位在1至3樓的滙豐銀行民生分行已搬遷至市政府對面的四維三路,1樓大門緊鎖、人去樓空;位在隔壁的管理室出入口僅開設一道小門供人員進出,且光線昏暗、毫無生氣。記者走近拍照,原本坐著的管理員立刻警覺性站起,意欲上前盤問,處處透露著「生人勿近」的詭異氣氛,與周邊人車鼎沸的熱鬧景象形成強烈對比。

查看實價登錄網站,長谷民生大樓唯一一筆交易資料為2013年,當時的5樓曾以建坪226坪、每坪5萬元價格成交,總成交價為1132萬餘元,時至今日,當地周邊商辦大樓林立、交通地理位置四通八達、鄰近學區、捷運站、商圈,生活機能一流,成為名符其實的蛋黃區,不動產價格飆漲數倍,附近商圈甚至已出現每坪成交價格189萬元的天價。

朱庭界表示,長谷民生大樓管理委員會曾因管制住戶出入大樓,驚動轄區警方到場處理。(圖/翻攝畫面)
朱庭界表示,長谷民生大樓管理委員會曾因管制住戶出入大樓,驚動轄區警方到場處理。(圖/翻攝畫面)

律師徐祐偉指出,公寓大廈為維持管理、維護、修繕等必要經費,產生所謂的公共基金與管理費,區分所有權人應遵照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決議或規約之規定,沒有依法定程序成立並報備管理委員會或管理負責人,容易造成財務不公開透明、管理費用計算不合理、或欠繳卻無法律強制力等問題。根本解決之道,就是依法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制定規約,成立管理委員會或推選管理負責人,並向轄區公所申請報備,並提供明確規約供區分所有權人遵守。

徐祐偉強調,「公寓大廈管理條例」並未賦予住戶或管理委員會,有對違反規約的住戶斷水斷電的權限,同樣也無權限可以直接取消住戶進出社區大樓的感應卡,因取消感應卡已嚴重影響住戶進出社區之權利,若一般民眾不幸遇到類似這種以水電等民生需求為威脅,催繳管理費方式如同「海蟑螂」手法時,最好的自保之道,就是以刑法的強制罪提告。

針對朱庭界的指控,丁旭東則主張,朱庭界等人雖為長谷大樓區分所有權人,但始終否認該管委會合法存在,且從未繳納管理費、修繕費用及維護費用,所以無權要求他提出相關會議記錄及收支明細。

朱安雄 朱庭界 長谷民生辦公大樓 海蟑螂 丁旭東 妨害行使所有權 管委會 徐祐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