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電影頻道/江常輝走過《徘徊年代》動念想結婚 迎接40歲:滿意人生每個決定

徘徊年代 江常輝 花甲男孩轉大人 HIStory2-是非 徘徊年代 陳淑芳 阮安妮 張騰元 冷戰 家人 當演員 植劇場 打開心 結婚
電影頻道/江常輝走過《徘徊年代》動念想結婚 迎接40歲:滿意人生每個決定

江常輝在《徘徊年代》中飾演鬱鬱寡歡的建築工。(圖/侯世駿攝)

江常輝過去演出《花甲男孩轉大人》、BL劇《HIStory2-是非》為他收穫一票死忠粉絲,這次他在電影《徘徊年代》中飾演性格陰鬱的建築工,煩惱無處訴說,戲外的他也曾歷經同樣情形,20多歲時演員路不順遂,將自己孤立起來,直到30多歲後才真正走到夢想的路上,如今迎向40歲的他,回望來時路,已經能大方笑答:「我很滿意自己人生中所做的每個決定。」從未想結婚的他,甚至動了想成家的念頭。

《徘徊年代》由新銳導演張騰元執導,探討1990年代至2000年台灣新一代移民議題,片中多以一鏡到底鏡頭呈現苦悶心境,江常輝因扮演角色性格鬱鬱寡歡,入戲太深連帶也影響現實生活。

江常輝當了演員也開啟了新的人生,從孤獨走向群體。(圖/侯世駿攝)
江常輝當了演員也開啟了新的人生,從孤獨走向群體。(圖/侯世駿攝)

他自嘲從拍攝到殺青後,大約有半年時間都陰陽怪氣,對人容易不耐煩,出席好友飯局也相當冷淡、保持距離,「都是朋友跟我說我才知道,我那時候很冷淡、很無情,真的很對不起他們。」面對朋友們對他的極大包容與體諒,他打趣回應:「畢竟我都是用命交朋友的,幸好平常做人有成功。」

江常輝坦承過去不懂如何表達愛,鮮少跟家人透露心裡話,曾跟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哥哥冷戰長達10年不說話,直到哥哥結婚後,才因為大嫂而慢慢破冰,他笑說:「我國一跟同學吵架,他們不理我,我才知道原來有這招,想說下次跟哥哥吵架可以用冷戰這招,結果就從國一到現在,我們都長大了。」即便如此,在他心中家人還是擺在重要位置,「我們還是彼此信任,也還是相信哥哥會保護我。」也因為疫情讓他開始做很多自我反省,「我跟家人這兩三年講話多了很多,私生活的事情也會跟爸媽說,現在也會舒服的跟哥哥閒聊幾句,以前的我是不會的。」

30多歲後才走到夢想的路上,迎向40歲的江常輝如今很滿意自己做過的每個決定。(圖/侯世駿攝)
30多歲後才走到夢想的路上,迎向40歲的江常輝如今很滿意自己做過的每個決定。(圖/侯世駿攝)

訪問當天是他迎接40歲生日的前夕,直呼40歲該是成為成熟大人的年紀,那麼對於目前的人生滿意嗎?他思考幾秒便回答:「我很滿意自己人生中做的每個決定。」

即便29歲的他,跟當時模特兒公司合約結束,遲遲沒有演戲機會,在咖啡廳打工快2年,在演藝圈一度載浮載沈;他也曾一度動念去美國念書,後來又決定再為自己拼一把。「那時候會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機會了,但前陣子我才在房間找到自己美國學校錄取的通知書,那時候我想當演員沒去。現在想想,覺得自己沒有做錯決定,不管我的成績如何,我知道當演員是我想做的事情。」

過去沒結婚想法的江常輝,現在忽然覺得可以跟另一個人好好在一起。(圖/侯世駿攝)
過去沒結婚想法的江常輝,現在忽然覺得可以跟另一個人好好在一起。(圖/侯世駿攝)

江常輝說,當初他熬下來堅持走演員路,聽從經紀人建議參加,為他收穫一批演員好友,也讓他打開封閉的心,更認識自己,「我以前朋友大概就一兩個,自從開始演戲以後,多了7、8個朋友,真的可以講心事的那種。」演員好友帶著他上山下海、聊心事、一起打拼,「我以前很不喜歡去戶外,現在我會去爬山、騎腳踏車,這些都是我以前不會去做的,後來我才發現很棒,身邊多了很多放心的人,你會覺得自己不是那麼孤獨了。」

人生路上不論任何決定,都是最好的安排,他笑言自己若不是當演員,可能依舊會是過去那個封閉的自己,但他遵從自己的心,走向演員路,也替他開啟了新的人生、「心」的學習,從孤獨走向了群體。「如果不是當演員,我就不會有這些東西,我應該會在某個地方當一個非常憤世妒俗的人生。但我現在人生還蠻chill,就盡可能用善良的方式去對待別人,盡量打開心就好。」

江常輝(左二)在《徘徊年代》中,跟陳淑芳(左一)、阮安妮是一家人。(圖/傳影互動)
江常輝(左二)在《徘徊年代》中,跟陳淑芳(左一)、阮安妮是一家人。(圖/傳影互動)

目前單身的他,笑說過去朋友都糗他「跟你在一起肯定很辛苦」,他也從未動念步入婚姻,直到去年從事戒指設計的朋友,送了他一枚戒指,好巧不巧跟他的無名指戒圍吻合,「以前無法想像自己結婚有小孩,現在突然覺得可以了,可以跟另一個人好好在一起。」意外打開結婚的念頭。

《徘徊年代》在台上映中。

徘徊年代 江常輝 花甲男孩轉大人 HIStory2-是非 徘徊年代 陳淑芳 阮安妮 張騰元 冷戰 家人 當演員 植劇場 打開心 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