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電影頻道/于子育拋偶包打開人生下半場 放話小15歲底迪追求也可

國民媽媽 俗女養成記 初戀慢半拍 控制狂母親 琇琴 人生下半場 音樂人 價值觀 大地之母 博愛 找回自己 偶包 姊弟戀 老夫老妻型
電影頻道/于子育拋偶包打開人生下半場 放話小15歲底迪追求也可

于子育當演員後走出舒適圈,人變得開朗且自在。(圖/莊立人攝)

于子育近來晉升「國民媽媽」,在《俗女養成記》中是女兒最大後盾,在電影《初戀慢半拍》中搖身一變成為控制狂母親,一心只為兒子柯震東好,也侷限了兒子的未來。而現實生活中,于子育從自我束縛中找到突破,從藝名琇琴改回本名後,就像是開啟人生下半場,戲約不斷,也發現更多可能性,她接受專訪時開心表示:「重新出發雖然很冒險,但那是全新的自己。」

從藝名琇琴改回本名後,于子育開啟人生下半場。(圖/莊立人攝)
從藝名琇琴改回本名後,于子育開啟人生下半場。(圖/莊立人攝)

《初戀慢半拍》中描述姐弟戀間的酸甜滋味,于子育回顧過往戀情,談過一段10年愛情長跑,對方是音樂人,一路陪伴她從22歲到32歲,看著她從素人成為真正的藝人,「他陪我很長一段時間,彼此在生命中很互相依賴、互相信任,那時候都已經確定是對方了(指結婚)。」

可惜最後兩人也因為各自忙碌,漸行漸遠,在一起反而更加寂寞,最終還是選擇分開,「分手是我提的,但不是因為第三者,是因為生活型態改變了,我在忙他可能在休息,他休息我可能在出外景,後來我們又再相處了半年,他也發現好像真的越來越遠。就彼此祝福分開。」

于子育過去曾談過10年戀情長跑。(圖/莊立人攝)
于子育過去曾談過10年戀情長跑。(圖/莊立人攝)

于子育透露,以前的夢想就是擁有一個家庭,跟老公生3個小孩,一家人熱熱鬧鬧聚在一起,過去也曾有小10歲的追求對象熱烈追求,但她顧慮許多,「當我年紀越來越大,我很怕他不喜歡我了,卻不敢告訴我,會覺得不想為難別人,也覺得某些價值觀還是會不一樣。」

當過了45歲左右,她也過了結婚衝動,「很多事情回到自己身上,就覺得這輩子可以把自己修好也不錯。我還是會期待,有一天碰到對的人,說不定哪天會閃婚,但我不會刻意為了結婚而結婚。」笑喊只要雙方價值觀契合,即便對方小她15歲,她也不排斥。

于子育單身過得自在,也期待未來能有機會遇到對的人。(圖/莊立人攝)
于子育單身過得自在,也期待未來能有機會遇到對的人。(圖/莊立人攝)

她表示相當滿意目前的單身生活,笑說身邊有許多好姐妹、閨蜜陪伴,姊姊的小孩也像是她的小孩一樣,同時她也是姪女們親近的好朋友;跟媽媽相處,她也懂得把握撒嬌的機會,時不時就打回老家關心,甜喊:「媽,我想你了。」雖然沒走進婚姻,但她最愛的溫馨家庭感,也以另一種方式圓夢,讓她直呼:「我覺得(現在)滿幸福的。」

愛照顧人的她,近來多接演媽媽角色,她打趣稱自己就像「大地之母」一樣,充滿博愛感,並坦言過去經營感情,常忘記自己的需求,「好像花很多時間都在經營感情,可是都沒有好好看看自己需要什麼,所以我這幾年單身,我會這麽開心,是覺得我一直在找回自己。」

包括工作上,她也一直在尋求突破,坦承過去當歌手時偶包很重,特別是40多歲時,更是覺得人生卡住,不上不下,直到她簽約新公司,老闆鼓勵她改回本名,並不斷推她走出舒適圈,知道她不擅於表達、不敢跟人互動,就安排她上直播唱歌、去演講,「那時候我壓力多大,常覺得很抗拒、不舒服,可是當我真正去做,一步步突破自己,世界也打開了。」

在《初戀慢半拍》中于子育演活寂寞的控制狂媽媽,對兒子過度保護。(圖/甲上提供)
在《初戀慢半拍》中于子育演活寂寞的控制狂媽媽,對兒子過度保護。(圖/甲上提供)

而她自從當了演員以後,個性也跟著改變,「大概5、6年前吧,一開始躲在角色背後,慢慢勇敢,衝破自己的恐懼,後來就發現很多事情沒那麼恐怖,覺得越來越開朗。當你跟人相處也沒那麼難的時候,我就覺得就放輕鬆了,很自在。」如今的她,不受外在年齡限制,笑說人生50歲下半場才剛開始,「保持愉快的心,很多事情得失心不要過重,當自己心態轉變,就真的不一樣了。」

人變得自在,她也願意尋求更多突破,希望未來不只是演媽媽,而是能在戲裡好好挑戰戀愛戲碼,「如果是姊弟戀的話,可能就是戲裡我已經不相信愛情,但突然出現一個人,他一直證明年紀不是問題。或是老夫老妻型的感情,發現原來生活可以很簡單,一起散步一起種植栽,很簡單的幸福。」

國民媽媽 俗女養成記 初戀慢半拍 控制狂母親 琇琴 人生下半場 音樂人 價值觀 大地之母 博愛 找回自己 偶包 姊弟戀 老夫老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