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題

影爆點/400人命喪醫院 又一部真人真事連續殺人魔作品!Netflix《死亡天使》看奧斯卡影帝后精彩飆戲

殺人天使 沈默的羔羊 索命黃道帶 食人魔達墨 黑鳥 Charles Graeber 潔西卡雀斯坦 艾迪瑞德曼 Charles Cullen 單親媽媽 同理殺人者
影爆點/400人命喪醫院 又一部真人真事連續殺人魔作品!Netflix《死亡天使》看奧斯卡影帝后精彩飆戲

《死亡天使》奧斯卡影后潔西卡雀斯坦搭擋奧斯卡影帝艾迪瑞德曼演出。(圖/Netflix提供)

都說人生比戲更精彩,真人真事改編的殺人魔作品代表,之前當屬《沈默的羔羊》與《索命黃道帶》,因應線上串流平台觀眾的口味越來越重,更多真實殺人魔的作品也被陸續改編翻拍,近期成為影視作品的主流類別之一。Netflix一上架就引爆兩極爭議的《食人魔達墨》,以及Apple+今年的《黑鳥》(Black Bird)同樣都是改編自真人真事殺人魔的犯罪影集,製作水準及演員表演都有高度可看性,上架之後,也都在流量及評價雙雙收穫好成績。

而Netflix剛上架,就拿下各國電影排行榜的《死亡天使》(The Good Nurse)改編自知名記者Charles Graeber撰寫的同名紀實報導書籍——美國醫療界著名的殺人魔黑歷史。《死亡天使》可能是近期的類型作品中,卡司最強大的一部,邀來今年新科奧斯卡影后潔西卡·雀斯坦(JessicaChastain)搭擋奧斯卡影帝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護士Charles Cullen於16年之間,陸續在9間醫院,隨機注射致命藥物給住院病人,根據推測,可能造成至少400位患者死亡,也讓查理成為美國史上殺人數量最多的連續殺人犯。

《死亡天使》以殺人犯最親近的友人,潔西卡雀斯坦飾演的單親媽媽護士艾美為主角。(圖/Netflix提供)
《死亡天使》以殺人犯最親近的友人,潔西卡雀斯坦飾演的單親媽媽護士艾美為主角。(圖/Netflix提供)

以近期所有以連環殺手為主題的改編或紀錄片作品來看,呈現視角與拍攝方式都不太相同,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試圖爬梳連環殺手的背景及生命史,解讀他們的思考與心靈,試圖去找出「為什麼他們變成怪物的原因。」《死亡天使》選擇了一個少見的視角切入故事,不是以受害者,也不是以殺人犯的角度進入,而是以殺人犯最親近的友人,潔西卡·雀斯坦飾演的單親媽媽護士艾美為主角,讓觀眾跟著蠟燭多頭燒的艾美一起體會生活的窘迫,從頭開始認識剛來醫院報到的男護士查理,一起跟著她發掘查理的溫暖與貼心,與查理成為家庭與工作的摯友,直到發現事情越來越不對勁,開始抽絲剝繭,加入警方調查,以及最後,面對東窗事發的時刻到來。

影帝與影后的同場飆戲,是《死亡天使》的重要看點,從熱到冷,兩人之間的情感流動及化學作用,糾結與掙扎,都是推進故事的重要動力。而艾迪瑞德曼經過肢體訓練,將查理的陰柔、敏感及神經質呈現到位,一句偵訊室中重複數十次,從喃喃到狂暴的「I Can’t!」完全是艾迪的得獎主場,他只用了這一句重複的台詞,就把角色的自溺、偏執、複雜到瘋狂的層次華麗展現,讓人看到頭皮發麻。

《死亡天使》艾迪瑞德曼經過肢體訓練,將查理的陰柔、敏感及神經質呈現到位。(圖/Netflix提供)
《死亡天使》艾迪瑞德曼經過肢體訓練,將查理的陰柔、敏感及神經質呈現到位。(圖/Netflix提供)

為何要殺死這麼多人?查理的殺人動機至今仍然成謎,《死亡天使》也是連續殺人犯改編作品中,少數不深入拍攝殺手背景與殺人動機的一部。看完電影,觀眾無從得知查理破碎的家庭環境與黑暗的童年,成長過程遭遇嚴重霸凌,於是多次企圖自殺,甚至住進精神病院的過往,連他行兇的動作及場面都極少。我們只能從他被拘留之後,手臂上的多道刀疤來推測查理的人生故事,丹麥導演Tobias Lindholm的鏡頭充滿北歐的冷冽,手法節制冷靜,甚至刻意讓角色以溫暖、貼心的樣貌出現,讓觀眾意外地更能同理殺手,而非譴責或純粹將其妖魔化。

與《食人魔達墨》相同的是,對於殺人魔為何會成為殺人魔,作品不只將問題歸咎於殺手本身,也同步檢討了外在體制的缺陷與漠視,造成連續殺人案的結果。在檢視案件上,這兩部作品都提供了更廣泛的格局與視角,《食人魔達墨》肇因於社會對有色人種受害者的輕忽,對白人殺手的信任及警備鬆散,而在《死亡天使》裡,透過警探們鍥而不捨的追查,觀眾也得以看到另一個真相——礙於資本主義整體利益無法揭發事件,選擇息事寧人,讓查理一再逃脫的醫療體系,其實也是造成殺人魔事件的瘋狂共犯結構之一。

《死亡天使》Netflix熱播中

殺人天使 沈默的羔羊 索命黃道帶 食人魔達墨 黑鳥 Charles Graeber 潔西卡雀斯坦 艾迪瑞德曼 Charles Cullen 單親媽媽 同理殺人者

菜記士多:資深媒體工作者,曾任國際中文版封面及電影線採訪編輯。成長於港片最輝煌的80年代,相信在黑黑的電影院裡痛哭一場的神奇療癒力,沒有一場好電影不能解決的事,如果有,那就看兩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