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健康

居家照護砸111億元公帑 專家認為形同虛設

居家照護 公帑 重症病患分流
居家照護砸111億元公帑 專家認為形同虛設

確診者居家照護服務於今年4月11日上路,至今全國共累計超過746萬人使用。圖為新北新莊一間基層診所看診情形。(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確診者居家照護服務上路至今半年,至少已花掉111億元公帑,但這項措施是否為國內疫情加分?根據統計,11月1日至7日的死亡人數為402人,其中有48人為死亡當天、死亡之後才確診,占整體死亡比例的1成2。專家認為,這凸顯居家照護服務根本無法將重症病患分流,若不從源頭檢討改善,一昧鬆綁,恐釀疫情反彈,成為新型變異株的感染溫床。

確診者居家照護服務於今年4月11日上路,至今全國共累計超過746萬人使用,不過許多病患詬病在快篩陽性之後,診所僅提供第一次的視訊問診,之後的隔離7天均無關懷與慰問,甚至視訊看診的時間也僅1分鐘不到,病患在隔離期間如出現併發症、病情惡化,實際上是求助無門。

事實上,為鼓勵基層醫療機構投入居家照護服務,指揮中心4月頒布居家照護費用給付方式,醫療機構每執行一件視訊看診服務,便能獲500元給付,每收案一件實施居家照護,還能依病患風險程度,再給付1000至2500元不等的費用,也就是採用居家照護的確診者,政府對每一人的低消為1500元,迄今估計至少已花掉111億元。

前國健署長邱淑媞表示,自從居家照護服務上路之後,仍然能看到許多個案在家中死亡,或是死後才確診的案例,如果要等到人死了之後才知道是因感染重症而死,居家照護制度根本形同虛設,「這樣子的居家照護究竟是在照護什麼?」

邱淑媞進一步指出,新冠病毒已演化成Omicron BA.5,但指揮中心的輕、中、重症分法卻還停留在最早的武漢株、Delta株,根本抓不到可能的中、重症高風險群,且居家照護服務也是做半套,大多數診所沒落實確診者的追蹤與關懷,政府欠缺查核、退場機制也是一大盲點。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指出,新冠病毒的變化多端,國內的居家照護制度,因欠缺醫護人員進行健康監測,時常會出現在家中突發死亡的憾事,政府花大錢給基層醫療做居家照護,實際上僅做到表面功夫,以及選前攏絡基層醫療機構的目的。

王任賢認為,居家照護應該要對居家照護對象實施血氧監測,如能讓確診者在家隔離期間免費獲得血氧監測器,隨時觀測健康狀態,應能更有效的避免在家死亡、死後確診的憾事重演。

居家照護 公帑 重症病患分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