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碩二女學生遇前任糾纏…聲請保護令被酸「藕斷絲連」 淚喊:對司法痛心絕望

恐怖情人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學生 司法 保護令
碩二女學生遇前任糾纏…聲請保護令被酸「藕斷絲連」 淚喊:對司法痛心絕望

一名就讀碩士二年級的女網友表示,和同校系的前男友去年分手後,長期遭對方騷擾、謾罵、威脅與跟蹤,讓她相當崩潰。(示意圖/Pexels)

一名就讀碩士二年級的女網友表示,和同校系的前男友分手後,長期遭對方騷擾、謾罵、威脅與跟蹤,求助時卻因男方患有躁鬱症而頻頻被外界告知要體諒,就連聲請保護令也被法院的事務官一陣狂酸,讓她相當心寒,大嘆「社會正義真的可以保護被害人嗎」?

原PO在Dcard發文透露,自己目前在新竹市某間大學就讀碩士二年級,和同校系的大四前男友去年3月分手後,長期遭對方騷擾、謾罵、威脅與跟蹤,甚至還到打工地點或租屋處堵人;起初原PO諮詢學校的心理師,但因男方患有躁鬱症,只是建議「用中性的回覆,之後再慢慢抽離」,卻也導致她深受精神壓力所苦,最終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及憂鬱症,目前正借助藥物和心理治療,學業和生活均受到極大的影響,體重也掉了10多公斤。

原PO指出,因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苦,擔憂再受傷害,加上和前男友還在同校念書,因此去年9月至今仍和對方保持學姊和學弟的友善關係,會教導其課業,直到今年5月交了新任男友,又再度受到男方的言語攻擊,不僅會打電話給朋友罵她「婊X」,還會在社群平台公開影射,近期甚至在班上散播她的謠言與個人隱私。

原PO文章全文。(圖/翻攝自Dcard)
原PO文章全文。(圖/翻攝自Dcard)

之後雙方今年11月在通話時爆發口角衝突,不料前男友竟在當晚服藥輕生被送進加護病房,醒來後還指控原PO是殺人犯;原PO的父母得知後出面處理,本想和前男友的家人協商和解,不過談判破局。同時,她也有到警局聲請保護令和報案,卻頻遭警察白眼,嘲諷「O大就是讀書讀壞才出神經病」,還說自己被前男友散播謠言「只是講講八卦是小事」。

原PO近日決定正式到法院聲請保護令,在蒐證時忍受不斷地創傷再體驗,未料負責處理保護令的地方法院事務官竟絲毫沒有同理心地說出「我看妳就是不怕他啊,只是不甘心而已」、「如果他沒有精神疾病,我一定判保護令給妳,但是他有躁鬱症,如果刺激到他,讓他自殺嗎,他的人權也要受到保護,還是讓他去殺妳嗎?這樣有保護妳嗎」、「我看妳是想處理自己的情緒問題,去找醫生、心理師啊!是妳自己害怕他,這不關我的事」、「妳已經封鎖他了?那妳要保護令幹嘛」、「妳跟他保持友善聯絡的關係,雖然妳有妳的原因,但以他的立場,妳就是藕斷絲連,給他希望啊?如果我是他父母也認為是妳的問題」等話語,讓她相當無奈。

原PO聲請保護令,卻遭地方法院的事務官不友善對待。(圖/翻攝自Dcard)
原PO聲請保護令,卻遭地方法院的事務官不友善對待。(圖/翻攝自Dcard)

由於事務官已明講不會核發保護令,原PO只好被迫在開庭後撤銷。心寒的是,身邊的人也總跟她說「忍過半年就畢業了」。對此,她崩潰表示,明明自己才是整起事件的受害者,卻因前男友常以輕生威脅,所以不管是學校還是法律保護的都是對方,「經過整件事情我很納悶,社會正義真的可以保護被害人嗎?對司法的處理方式也深感痛心與絕望。」

文章曝光後掀起熱議,網友紛紛留言安慰「雖然我不是當事人,但整件事情妳真的受到很大的委屈,我支持妳,希望可以受到正義的力量」、「給妳一個大大的抱抱,妳真的很勇敢很堅強很棒,努力為自己發聲」、「一部分有心人士仗著自己是神經疾病患者到處惹事,而台灣的法律卻又保障他們,分不出來到底是社會病了還是我們這些人才是真正生病的人」、「好無助的感覺,但願情勒的那個人終會受到應有的懲處」。

恐怖情人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學生 司法 保護令

◎給自己一個機會:張老師專線1980、安心專線1925、免付費生命線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