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按摩到一半涼涼的...女客告性侵不成! 法官:可能口水太多

按摩 性侵 口水 唾液
按摩到一半涼涼的...女客告性侵不成! 法官:可能口水太多

女子按摩時睡著,結果下體突涼涼的。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pixabay)

在台北按摩店工作的越南籍梁姓師傅居然趁女客人小安(化名)睡著後侵犯,先舔對方下體,接著欲要性侵,但沒有得逞。案經上訴,高等法院認為,小安的下體的確有驗出梁男的唾液,有可能是梁男唾液太多,微量流入陰道,非必然是生殖器或身體其他部位插入而帶入,因此依強制性交未遂判1年7個月有期徒刑。

判決書指出,梁男在北市某足體按摩店擔任按摩師傅,2018年3月凌晨替小安按摩時,突然心生歹念,竟偷偷的把對方內褲脫下,接著舌舔肛門及陰道口周圍,當對方嚇醒後還不停手,以身體優勢壓制,試圖將生殖器插入性侵,結果被女客狠踢下體,沒有得逞。

一審法官審理後認為,女子陰道深處採集到與梁男DNA相符的體液,不能排除是驗傷器具從外部帶入的,也有可能是梁男口水很多,且下體並未驗出精斑,因此依強制性交未遂罪判1年8個月有期徒刑。

檢方不服提出上訴,並找來當時負責驗傷的醫師。醫生證稱,先在陰道口及陰道外部採證,再用鴨嘴器撐開陰道進入至陰道深處採證,所以才能確認不會將陰道外部液體帶入內部,也能確認內部體液不會遭外部污染;當日女子外陰道並無浸潤現象,且陰道極深,不可能以舌頭將體液由外部帶入。

檢方質疑,如果梁男只是局部的舔,那唾液就只在局部,正常情況不會倒流,陰道主要是會將液體往外排出,不會令外部液體倒流進來,但原判決捨證人醫師證詞真意,僅著眼於外部體液有可能滲入陰道內部之觀點,此不僅與醫師上開證詞不符,更顯然忽略採證人員所受訓練及採證嚴格性。

檢方指出,可見女子陰道內與梁男相符之男性體液,只有可能是梁男以生殖器、手指或其他方式插入女子陰道內部所致,足認梁男已強制性交既遂,而非未遂。

案經上訴至高等法院,法官認為,如果沒有足夠證據時,應採對被告有利的推定,且女子當時有提及無東西插入下體,審酌雙方達成和解,因此依強制性交未遂罪判1年7個月有期徒刑,全案仍可上訴。

按摩 性侵 口水 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