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區塊
社會
調查

補教師是狼2/他靠名校光環成補教名師 至今連學士證書都沒有

蔣姓補教名師被多名曾合夥過的的男教師指控,長期進行言語或肢體性騷擾。(圖/示意圖,翻攝123RF)

蔣姓補教名師被多名曾合夥過的的男教師指控,長期進行言語或肢體性騷擾。(圖/示意圖,翻攝123RF)

一名在補教界頗具知名度的社會科蔣姓教師(26歲,下稱蔣師)遭控對團隊中的男老師毛手毛腳,更假藉酒意對男老師猥褻得逞,除此之外蔣師再被爆料,雖然他在業界打著政大的名校光環教書,但實際上到現在都還沒拿到政大的畢業證書。

知情者B先生(化名)指出,蔣師的性騷事蹟早已在台大與政大廣傳,只要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而B先生也是受害者之一。他透露,他和蔣師認識已近10年,考上研究所後為了貼補家用而加入蔣師的補教團隊。

B先生透露,在大學時期蔣師就時常說出帶有性暗示或挑逗言詞,有次B先生在租屋處洗澡,回到房間竟看到蔣師憑空出現在他房內,讓他備受驚嚇,蔣師竟一派輕鬆表示,因為剛好遇到鄰居,向鄰居自稱是B先生好友而進房。

A先生在臉書上發文控訴蔣男的行為,未料卻被蔣男提告加重誹謗與洩露個資。(圖/翻攝自當事人IG)
A先生在臉書上發文控訴蔣男的行為,未料卻被蔣男提告加重誹謗與洩露個資。(圖/翻攝自當事人IG)

在B先生就讀研究所時期,蔣師也多次利用課間午休的理由,向他借用學校宿舍的床位,多次趁機對他毛手毛腳,更趁他去上廁所空檔在他的床上打手槍;也曾在2人單獨在車上時要B先生閉上眼睛,給他一份「驚喜禮物」,卻直接吻上去,嚇得B先生立即彈開。

B先生透露,A先生(化名)指控被蔣師強迫前往聚會,並在酒醉後被蔣毛手毛腳、打手槍的情況,他也曾經歷過,只是礙於當時酒精反應,頭痛到無法阻止,只好盡全力忽視,並在身體稍稍恢復後盡速離開。

隨著A先生指控蔣師的文章出現,B先生表示他有收到約5名學長學弟私訊表示,蔣師曾利用相同的手法對他們猥褻得逞,而蔣師明明是社會科補教老師,卻無法劃清與他人身體界線,更試圖以訴訟嚇阻受害者、帶風向,將自己塑造成純然的受害者。

A先生曬出自己向北市婦幼隊報案的證明單,強調目前相關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圖/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A先生曬出自己向北市婦幼隊報案的證明單,強調目前相關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圖/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A先生強調,蔣師自2015年就讀政大至今,雖有申請延畢,但尚未取得政大的學士學位,在外卻自稱有政大學位,且蔣師時常不給團隊教師教材、欠薪,更動不動就情緒失控,常會對團隊老師無故發飆,對比其在學生面前幽默風趣的樣子,相當諷刺。

對此,蔣師透過公關表示,目前不做任何澄清及回應,但因蔣師手中握有A男控訴的一切不實證據,且有百分百的信心不會被起訴,屆時會再一一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