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區塊
社會
時事

霸凌特教生3/失聰竟成同學間笑柄 專家:先認知「個體差別」才能被接納

在家中被捧在手心疼的寶貝竟在校園被同學霸凌,讓家屬心碎且難以釋懷。(示意圖/123RF)

在家中被捧在手心疼的寶貝竟在校園被同學霸凌,讓家屬心碎且難以釋懷。(示意圖/123RF)

天生左耳聽不見加上性格上較為早熟,16歲的特教生大寶(化名)在校竟成為同學玩弄、揶揄的對象,讓家屬極為難受與心碎,同時也對現行教育體制過於「模組化」感到憂心。長年從事體制外教學的信賢種籽實驗小學校長劉以潔則認為,同儕、群體間必須先具備「個體差別」的認知,才能讓每個孩子被溫暖接納。

大寶因聽從老師指示向同學們坦承自己左耳失聰,不料卻被恥笑,又因注意力不集中而被調去資源班進行補救教學,而被同儕貼上「笨蛋」標籤,往後只要遇到不會的題目大寶便直接放棄,再加上被霸凌,造成大寶上課時經常神遊,整體學習進度更加落後、情緒異常,讓家人憂慮不已。

有著全台「體制外教育」先驅美名的信賢種籽實驗小學,透過多元課程培養出孩童對自身的肯定。(圖/黃耀徵攝)
有著全台「體制外教育」先驅美名的信賢種籽實驗小學,透過多元課程培養出孩童對自身的肯定。(圖/黃耀徵攝)

「我覺得學校會希望每個學生都長得一樣。」只要用同一套模組就能教出量產化的學生,但對於特殊的學生則讓他們自生自滅。大寶的姊姊質疑校方為何都沒發覺到特殊學生的困境,讓弟弟獨自承受人際關係的難處與學習瓶頸,對於同學們的挑釁和冷言冷語,老師們只會無奈勸和,導致許多問題「治標不治本」,間接造成大寶滿腹委屈、有苦說不出。

相較於體制內的學校,長年在實驗小學服務的信賢種籽實驗小學校長劉以潔,對於特殊學生的教育已累積了不少經驗與心得。信賢小學位於烏來娃娃谷,由家長發起自創30年,有不同於一般小學的課程規劃,師生比僅1:10,學生的必修課只有國語和數學,還能享有「空堂」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論是學習困難或是資賦優異的學生,都能在這裡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

信賢小學校長劉以潔認為同儕、群體間必須先具備「個體差別」的認知,才能讓孩子被溫暖接納。(圖/黃耀徵攝)
信賢小學校長劉以潔認為同儕、群體間必須先具備「個體差別」的認知,才能讓孩子被溫暖接納。(圖/黃耀徵攝)

記者19日走訪信賢種籽實驗小學,群山繚繞的優美環境讓人忘卻煩憂,彷彿來到「人間仙境」。「在這裡,我們覺得每個人都不同。」劉以潔面露微笑表示,體制外的教育不容易讓學生因本身的差異而感到沮喪,師長們也會以破任務的方式激發孩子勇於挑戰發揮長處,讓差異成為每個孩子與眾不同的「獨特性」。

對於大寶的境遇劉以潔認為,相信該名教師當初要求大寶向全班說出自己失聰狀況的出發點是良善的,只是個體上的差異會更需要長期的引導及信心建立,同儕、群體間也必須先具備「個體差別」的認知,雖然這是一段花時間的過程,這樣才能讓每個孩子被溫暖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