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有機稻償還千萬債1】從上網賣米灰頭土臉到送到教宗桌上 青農魏瑞廷完成超級任務

青農 魏瑞廷 奧丁丁 梵蒂岡 教宗 禾穀坊 RICE VALLEY米之谷 區塊鏈 王俊凱 區塊鏈
【有機稻償還千萬債1】從上網賣米灰頭土臉到送到教宗桌上 青農魏瑞廷完成超級任務

台東青農魏瑞廷(右)與父親(左)為自家栽種的有機稻米命名為「禾穀坊」。(圖/馬景平攝)

台東池上碩士生青農魏瑞廷是第一個採用區塊鏈做食品溯源生產歷程的有機稻農,從上網只賣出6包米到今天一個下午展售現場就可賣出300包,並常受邀到大學、政府單位及國外演講、參展。以他10公頃有機稻田產量1.2萬包來看,魏家多年辛勤努力及選擇有機栽種技術的付出,讓他們終於償還千萬元債款。

魏瑞廷的有機米在國內稱為「禾穀坊」,銷售於國外的品牌則稱為「RICE VALLEY米之谷」。(圖/魏瑞廷提供)
魏瑞廷的有機米在國內稱為「禾穀坊」,銷售於國外的品牌則稱為「RICE VALLEY米之谷」。(圖/魏瑞廷提供)

魏瑞廷的有機米在國內稱為「禾穀坊」,銷售於國外的品牌則稱為「RICE VALLEY米之谷」。以一包二公斤裝米來說,他的有機米賣到南加州就達500包,到香港的也有2,000包,就連梵諦岡教宗也吃過他的米。

而他的區塊鏈稻米溯源直接與消費者互動的故事開始打動人心,「台東大學育成中心有70、80個稻農也要跟奧丁丁合作,那可是有500多公頃的稻田。」魏瑞廷相當期待這項合作案開花結果地說。

魏瑞廷配合區塊鏈在有機稻田埂自架靠太陽能發電的微氣象站。(圖/馬景平攝)
魏瑞廷配合區塊鏈在有機稻田埂自架靠太陽能發電的微氣象站。(圖/馬景平攝)

念屏科大森林系的魏瑞廷,在中興大學讀森林所博士班時中斷學業,返鄉在媽媽向退輔會租的稻田裡種了10公頃的有機稻,是一塊獨立的稻田,沒有水溝,完全是引用地下水。「我種有機稻讓人看了眼紅,有人把農藥瓶丟在我田裡栽贓,現在管區警察都會來巡田。」

記者實際走訪台東池上消防隊旁、牧野段上的禾穀坊,是青農魏瑞廷2018年7月加入奧丁丁區塊鏈食品溯源平台的有機稻田。田埂上立了自架靠太陽能發電的微氣象站,田裡埋設了感應器,每兩小時上傳測得雨量、日照及紫外線、溫度與溼度等數據。

魏瑞廷表示,稻田內每天的各式數據均不能作假,還要拍照上傳及紀錄現場,以確保「禾穀坊」的優秀品質。(圖/馬景平攝)
魏瑞廷表示,稻田內每天的各式數據均不能作假,還要拍照上傳及紀錄現場,以確保「禾穀坊」的優秀品質。(圖/馬景平攝)

「每天的數字是不能作假出來的,還要拍照上傳,紀錄現場。區塊鏈解決混米的問題,提高產值,也增加我們有機稻米行銷到全世界的附加價值。」青農魏瑞廷如此介紹區塊鏈成為他賣米的利器。

他從消費者掃描包裝上的QRcode進來看區塊鏈建立的生產歷程,「就可以知道我們家的米已經賣到香港、南加州、杜拜阿曼等,超過10公噸。」

魏瑞廷的「RICE VALLEY米之谷」曾送至聖彼得大教堂,連梵諦岡教宗也嘗過。(圖/魏瑞廷提供)
魏瑞廷的「RICE VALLEY米之谷」曾送至聖彼得大教堂,連梵諦岡教宗也嘗過。(圖/魏瑞廷提供)

魏瑞廷與父親栽種的有機稻米命名為「禾穀坊」,在亞馬遜上架的英文包裝則稱為「RICE VALLEY米之谷」(一包美金29.95元,約新台幣864元),「我沒有使用『池上米』,因為那還要付費買才能掛上,但我靠區塊鏈忠實呈現我的有機米生長及碾米過程,自產自銷打自己品牌。」

2018年他上網在臉書直播賣米,只賣出6包米,初生之犢雖搞得灰頭土臉,可是卻讓奧丁丁王俊凱上網看到他異於其他稻農做法,「王俊凱就邀請我一起把區塊鏈結合物聯網IoT技術,從稻田到碾米廠完整記錄稻米生產歷程。我想都敢上網賣臉,還怕甚麼,就一口答應。」魏瑞廷憶起當年勇。

如今他除了種稻,還要拍照把種植過程點滴給消費者看,「區塊鏈弄的食品溯源平台,就好像是一本筆記本,只要雲端不滅,種稻技術可以代代流傳,甚至還可以讓更多人一起改良種稻技術。」(2-1待續)

魏家多年辛勤努力及選擇有機栽種技術的付出,讓他們終於償還千萬元債款。(圖/馬景平攝)
魏家多年辛勤努力及選擇有機栽種技術的付出,讓他們終於償還千萬元債款。(圖/馬景平攝)
青農 魏瑞廷 奧丁丁 梵蒂岡 教宗 禾穀坊 RICE VALLEY米之谷 區塊鏈 王俊凱 區塊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