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用愛領航2】相處時間已注定 就只能養到1歲

導盲犬 惠光 視障者 導盲犬基金會 陳碧文 拉不拉多 黃金獵犬 領航天使 寄養家庭
【用愛領航2】相處時間已注定 就只能養到1歲

導盲犬培訓極為嚴格,即使未通過訓練,狗兒也不能回寄養家庭生活,陳碧文接手的那一刻就知道離別日期。(圖/趙世勳攝)

導盲犬為視障者貢獻良多,但狗兒昂首闊步的背後,藏有寄養家庭無數笑與淚。根據規定,小導盲犬8周大送到寄養家庭,1歲就要回學校受訓,即使未能通過訓練,狗兒也不能回到寄養家庭生活,相處時間早已註定,「養父母」們要承受不斷離別,但他們樂見自己的孩子擔任「領航天使」,成為永遠的驕傲。

1月9日上午,本刊造訪惠光導盲犬基金會,正好碰上訓練師帶著培育中的導盲犬外出適應環境,訓練師戴著墨鏡裝作盲人,導盲犬聚精會神觀察馬路,確認安全後才小心翼翼地邁上斑馬線,狗兒偶而會回頭看著訓練師,眼神裡有藏不住的關心,冬日陽光灑落在這一人一狗身上,成為車水馬龍中的另類街景。

台灣目前約有5萬名視障者,約500人需要導盲犬幫忙,但礙於訓練師人力不足、經費短缺等因素,目前國內服役的犬隻僅37隻,而寄養家庭難尋則是數量稀少的最大原因。

導盲犬的血統挑選極為嚴格,必須「祖上8代」都沒有攻擊人的紀錄,而幼犬出生後8周,就必須送到寄養家庭生活,學習居家生活習慣和社會化,一歲後再返回學校接受訓練,考驗合格才能成為視障者的第2雙眼。

根據規定,即使訓練犬未通過審核,導盲犬訓練學校也會為狗兒安排其他家庭領養,不能由寄養家庭繼續飼育犬隻,換言之,寄養家庭對狗兒投入時間與愛,將牠們當成自己的孩子撫養長大,相處時間卻已注定有限制,「養父」、「養母」們則必須面臨和狗兒女不斷的分離。

雖然相處時間有限,陳碧文一家仍把小導盲犬當成寶貝,捧在手心上疼愛照顧。(圖/讀者提供)
雖然相處時間有限,陳碧文一家仍把小導盲犬當成寶貝,捧在手心上疼愛照顧。(圖/讀者提供)
導盲犬 惠光 視障者 導盲犬基金會 陳碧文 拉不拉多 黃金獵犬 領航天使 寄養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