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護理師「從驕傲→後悔」:想快還完上輩子債! 曝醫護可悲內幕

護理人員 禁止出國 護理師 白衣天使
護理師「從驕傲→後悔」:想快還完上輩子債! 曝醫護可悲內幕

護理師吐心聲。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報系資料照)

新冠肺炎疫情延燒,考量醫療人力安排,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指揮官陳時中23日宣布,醫事人員除報准外,不得出國。對此引起許多醫護人員反彈,一名護理師就透露,面對醫護環境下的許多不合理,支撐下去的僅僅是熱忱,「以前我總驕傲我是白衣天使,現在我後悔到底為什麼做護理師;希望自己可以趕快還了上輩子的債,下半生還我自由。」

護理師娓娓道來,從國中畢業選擇走入護理這條路開始,便以護理系為榮,到現在仍以身為醫療第一線的急診護理師感到驕傲,沒有人天生的志願是幫人把屎把尿,一直留下來的原因真的是懷抱著滿滿熱忱,喜歡與死神搶時間的成就感,即使每天回家手腳撞得青一塊紫一塊也甘願,「熱忱說起來輕鬆簡單,但只有自己人才知道這是多麼大的勇氣。」

因應新冠肺炎,出入醫院都要量體溫。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報系資料照)
因應新冠肺炎,出入醫院都要量體溫。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報系資料照)

從新冠肺炎爆發,醫療人員因為責任感使然,一肩扛起防疫的重責大任,尤其是急診承擔比其他人更大的心理壓力,但從未聽過同事們抱怨不想上發燒篩檢站,對於朝令夕改的流程大家也是努力的配合,大概就是身為醫護人員的使命感。她直言,「在這兩個月的疫情中,醫護人員配合著國家與醫院的共體時艱,不,這幾年醫療院所一直不斷要求員工們共體時艱,我們做了,但結果呢?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從疫情爆發開始,沒有醫護人員反彈,沒有人因為暴露在感染的風險中而有絲毫退縮或抗議,但為何這次禁令使大家開始躁動。她提出2點看法,今天政府的出發點不是為了保護醫護人員的健康,而是怕他們染病或隔離以後醫療人力的短缺,但其實台灣的醫療人力短缺並不是從肺炎爆發就開始的。

護理師說,「10年後的今天,政府在醫療人力短缺的問題上做了什麼努力?請問學士後護理有效緩解護理人力荒嗎?現在一句『醫護人員辛苦了,請大家共體時艱,取消長假一同為防疫抗戰』這樣的要求難道不會太過分嗎?我們理解防疫的重要,但在那前提之下是否該有配套措施,而非一再地剝削醫護人員的權利,為什麼最辛苦的人還要接受最不平等的待遇,什麼時候政府或醫療院所可以提出有福同享?」

護理師吐心聲。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報系資料照)
護理師吐心聲。示意圖與本案無關。(圖/報系資料照)

她接著說,「為何護理人員犧牲我們至少一年前排定的假期、損失我們用生命賺來的金錢,就為了照顧那些出國回來後感染肺炎的病人?憑什麼醫護人員不能出去玩卻要照顧那些出去玩回來生病的人?(洽公、出差感染也就算了)醫護人員一直在線上防疫,出去旅遊的人照樣出去旅遊,境外感染病例一直增加,試問要多少醫護人力才能補足這個缺口?」

「如同政府所說,醫護人力本就不足,無法短時間內得到充足的調配因此需要儲備戰力,可如果僅是限制醫護人員出國似乎是本末倒置的政策吧。」護理師指出,醫護人力就是吃緊,再怎麼限制出國預防感染的風險,如果其他感染來源不加以控制,總有一天人力還是會崩潰的。

她也心酸分享經歷,爆發初期有民眾希望醫護人員不要返家預防社區感染,那時醫護人員成為過街老鼠,出門在外都不敢聲張自己在醫院工作,結果政府下令不准醫護人員出境,「原來是良心發現我們除了是高度感染源外還有其他的功用呢,不需要我們的時候對我們嗤之以鼻,覺得醫護人員髒,身帶病毒細菌,需要我們的時候就限制我們的自由,讓我們不得不背上我們的使命。」

她感嘆,以前總驕傲是白衣天使,爸爸說這樣是做好事幫長輩積福報,現在總是後悔到底為什麼做了護理師,常常問自己上輩子是不是殺人無數,今生來救人還債,或是做了什麼虧欠國家,「一份職業要做到這樣真的是很可悲。」

針對禁止醫事人員出國,經過醫界討論後,初步獲得共識,旅遊疫情建議第三級地區禁止前往,而第一、二級暫緩前往,對於遵守規定造成的旅遊損失,將由紓困振興特別條例賠償。

護理人員 禁止出國 護理師 白衣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