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體液破防疫1】富二代瘋玩SM 「不戴罩」PUB成極樂天堂

PUB SM BDSM BDSM同學會 性虐 COSPLAY 富二代 體液
【體液破防疫1】富二代瘋玩SM 「不戴罩」PUB成極樂天堂

大家邊欣賞肉感妹被綑綁吊起,邊緊緊相貼靠近閒聊,毫不在乎新冠肺炎可能透過飛沫傳染。(圖/本刊攝影組)

台北市1間位在地下室的Pub,經常性主辦性虐「BDSM同樂會」活動,放任上百來客不戴口罩擠在密室內玩裸身抽打、電擊戳刺、窒息調教等遊戲,現場體液四射讓人心驚。據悉,包括W姓傳產千金及其姪女、C姓LED大亨之子、Q姓建築小開、L姓旅宿少東等「富二代」都是忠實粉絲。面對新冠病毒,政府努力宣導避免群聚活動,但該處卻成了恐怖的疫病溫床。

3月7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剛宣布國內新增3百例新冠肺炎通報案例,累計為13855例,其中45例已確診,並呼籲國人減少聚會,但隔天下午,本刊就直擊在北市南京東路窄小的巷弄中,一間名為「any bar」的PUB門口卻聚集了長長的排隊顧客。

PUB入口處有塊板子寫著「解放日」,原來這些男女大白天到PUB就是要體驗「調教綑綁式性虐待」,解放自己的身心靈。活動是由1個名為「BDSM同樂會」的組織向PUB業者包場舉辦,每月約有2、3次,主題及日期事前都會在官網公布。

名為「any bar」的pub,假日下午常將場地租借給「BDSM同樂會」辦活動。(圖/本刊攝影組)
名為「any bar」的pub,假日下午常將場地租借給「BDSM同樂會」辦活動。(圖/本刊攝影組)

所謂「BDSM」,是1種源自於日本的性行為模式縮寫,B指的是綁縛與調教(Bondage、discipline),D意味支配與臣服(Dominance、submission),S為施虐(Sadism),M則為受虐(Masochism),性愛雙方(或多方)以「虐戀」來達到性愉悅目的。

記者在現場觀察,即使面對新冠肺炎肆虐,店家僅簡單對客人量額溫,但並未要求客人戴口罩入場。想入場者除了得掏鈔票,店家還會簡單搜身,並要求你交出手機,將1小張不透明的紅色貼紙貼在鏡頭上,擺明「不准偷拍」。進地下室後,即有服務小姐上前,笑盈盈問「您興趣是S(施虐者)還是M(受虐者)?」並幫顧客戴上不同顏色手環,一旁牆上則寫「安全字:投降」,提醒大家別玩過頭,但卻全忘了嚴峻疫情下,得替顧客著想些什麼。

而針對BDSM愛好者,諮商心理師洪育志認為,每個人都有滿足自己欲望的方式,這類行為雖屬「特殊性癖好」,但除非當事人覺得困擾,否則不是病也不必治療,甚至有些喜歡受虐者,常是社會地位高者。此外,有些好此道者不在乎甚至喜歡讓別人觀看,對他而言,就僅是需要更高強度的刺激,來達到性興奮或性高潮而已。

男子脫到剩內褲,上手銬讓另名辣妹毆打下體。(圖/本刊攝影組)
男子脫到剩內褲,上手銬讓另名辣妹毆打下體。(圖/本刊攝影組)

北市聯醫胸腔重症醫師蘇一峰則說,在Pub密閉空間內擠滿不戴口罩顧客,將存在飛沫傳染、接觸傳染與空氣傳染3大風險。前2者已在新冠病毒研究上獲得證實,而最新的空氣傳染途徑上,醫界目前正在確認病毒是否能透過「氣膠微粒」傳播,因其在空氣中停留時間更長,會增加人吸入或接觸機會,在密閉空間內感染機率更高。

轄區中山分局表示,經向「any bar」查詢,業者指該店平時以大約3千元費用租借給「BDSM同學會」,讓其舉辦「男女COSPLAY角色扮演舞會」使用,實際負責人聲稱,因新型冠狀肺炎影響,「該群組人員近2個月內已無承租該場地使用」,若辦活動,也會在1樓入口設酒精、額溫槍加強防疫。但警方得知本刊在3月8日全程直擊,強調將針對業者「說謊」行為,加強查緝,不讓其成為防疫漏洞。

PUB SM BDSM BDSM同學會 性虐 COSPLAY 富二代 體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