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恐怖女議員2/女議員盧很大 前男友「1句話」被逼吐出8萬8

廖郁賢 前男友 小邱 居酒屋 呈堂證供 強制執行 恐怖情人 雲林縣議員 奠儀 訃聞
恐怖女議員2/女議員盧很大 前男友「1句話」被逼吐出8萬8

小邱和Cindy已登記結婚,面對廖郁賢的行為,2人表示將會同心面對所有困難。(圖/趙世勳攝)

29歲的雲林縣議員廖郁賢閃嫁大她22歲的簡姓助理教授,不僅地方轟動,消息還上了全國版新聞。但她過去曾交往的1位邱姓前男友(小邱),僅因和廖女分手後1年多,再和別人交往、PO照曬恩愛,竟慘遭廖郁賢狀告法院,指邱欠她10萬元債務。小邱不堪被女方用電話「盧」,隨口答應要給,沒想到竟遭錄音成了「證據」,最後只好認栽,乖乖付「根本不存在」的債務。

小邱回憶,他的居酒屋「藍」約於2017年間開張,當時仍未和廖郁賢分手,廖也常以「老闆娘」身分來招呼客人。然而,她在2018年間受時力徵召,投入九合一大選角逐縣議員後,便主動提出分手。

「去年3月,我交了新女友Cindy,7、8月左右吧,突然收到新北地院民事通知,說她(廖郁賢)要向我催討一筆10萬元債務,理由是當年居酒屋開張時,她幫忙行銷、打理店務的報酬。」小邱不解認為,自己哪有欠她錢?而且當時是她自願來幫忙,2人也沒簽什麼付錢文件。

在自覺「問心無愧」下,小邱選擇不甩法院通知,也未出庭,某天正在居酒屋忙碌時,竟接到廖郁賢的來電,一直質問他為何不還錢。由於想要快點結束通話,小邱最後隨口說了句:「隨便啦,那就算我欠妳10萬元好了。」豈料,這短短幾個字,卻變成了小邱的「呈堂證供」。

原來,這段對話全遭廖郁賢錄音,加上小邱後來還真得匯了1萬5千元到廖郁賢所指定的帳戶,法院收到這2大「證據」後,認定小邱「真的欠錢」,於是寄發「支付命令」,要求小邱必須償還剩下的8萬5千元。「我當時只是想,給她(廖郁賢)一點錢安撫,之後她應該就不會再來煩了,所以才匯了1萬5千元,完全想不到事後竟變這樣。」

小邱指控,因為廖郁賢的惡整,讓他辛苦經營多年的居酒屋只能結束營業。(圖/趙世勳攝)
小邱指控,因為廖郁賢的惡整,讓他辛苦經營多年的居酒屋只能結束營業。(圖/趙世勳攝)

前陣子小邱又收到法院通知,表示若未在期限內還清債款,將會強制執行、查扣財產,他敵不過壓力,便乖乖繳了8萬8千多元(3千多元為逾期利息),「我只能算了,她(廖郁賢)是議員又懂法律,民不與官鬥,我只希望花錢以後,未來可以不要和她有任何糾葛了。」

針對這些指控,廖郁賢表示,是因小邱老婆打電話騷擾她,還對雲林議員們講她壞話,她覺得名譽受損,才會用「討錢」反擊,並非看到前男友交新歡才報復,且當初開店時,員工勞健保、買酒等都是她先墊錢,她強調有電話錄音,小邱也答應付10萬元。她也否認說過「要讓居酒屋無法經營」,也沒刪除居酒屋粉專、更沒成立群組罵小邱是渣男等。

至於自製訃聞向議會請款12萬元一事,她表示全家自小就被家族趕出,但爺爺過世,上面怎可以沒有她的名字?而且別的議員有家人過世,她也有付奠儀,「這筆錢是我幫爸爸要,我沒去公祭,是爸爸怕我受委屈,叫我別去。」至於斗六市長及其他民代對她提告,她認為自己身為議員,有權監督公眾事務,且可受公評,「要告就告吧。」

廖郁賢 前男友 小邱 居酒屋 呈堂證供 強制執行 恐怖情人 雲林縣議員 奠儀 訃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