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流浪到台北1/失去所有親人 日籍設計師雙北街頭彈吉他賣唱

吉他 賣唱 林口幸郎 賣藝 Neo Universe KINYO 街頭彈唱
流浪到台北1/失去所有親人 日籍設計師雙北街頭彈吉他賣唱

5年前漂洋過海來到台北的林口幸郎,目前在街頭賣藝,生活過得相當自在。(圖/黃耀徵攝)

從事設計工作的日籍男子林口幸郎(林口),5年前來到台北經營日本青年背包客旅館,但因競爭太過激烈,3年後旅館熄燈,他將僅存的錢去買了把吉他,就在大台北地區街頭或車站賣藝討生活,自小父母雙亡的林口,唯一的弟弟也在今年3月間因病去世,失去所有親人的他,決定在台灣長期居住。

林口告訴記者,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已經過世,而身為日本三重縣警局長的媽媽在他10歲的時候也不幸病故,此後跟著同樣是警察局長的祖父生活,長大後獨自住在東京,23歲開始在製造音頻設備的公司工作,直至30歲加入了台灣公司KINYO的日本分公司,第一次和台灣有了交集。

5年前,林口來到了台灣台北,他投資經營專供日本年輕背包客住宿的旅館「Neo Universe」,但短短3年就因競爭過於激烈而結束營業。此時,林口身上只剩下3050元,他想用吉他彈唱在台北大討生活,於是一咬牙,花3千元買了一把便宜的吉他,藉著多年彈貝斯的基礎,林口用2個禮拜的時間自行摸索從未彈過的吉他,學會了3首歌,就到南港車站廣場彈唱,「我沒有其他的收入,如果沒有賺到錢,就連回程的車錢都沒有。」

林口自知吉他彈得很差,距離專業歌手也還差得很遠,但是沒有辦法,他必須大膽的嚐試在大街上生活,結果他很幸運,首唱之夜賺到700元,讓他有勇氣繼續從事下去,直至目前2年過去,他每周2、3天在街頭表演,其他時間仍透過網路以日本商品外包裝的設計工作為主,但因新冠肺炎肆虐,日本商業受到嚴重打擊,他的設計工作完全中斷。

今年3月,林口的弟弟在日本因突發生的疾病死亡,讓他失去所有的親人,也讓他對日本已無任何眷戀,他想長期待在台灣,目前靠著街頭彈唱維持生活,但未來他仍將以設計工作為主,希望新冠肺炎疫情趕快結束,讓一切恢復到正常。

林口幸郎在彈唱賣藝時,都會擺著「我是日本人,我愛台灣」的醒目小招牌,而這也是努力賣唱的動力。(圖/黃耀徵攝)
林口幸郎在彈唱賣藝時,都會擺著「我是日本人,我愛台灣」的醒目小招牌,而這也是努力賣唱的動力。(圖/黃耀徵攝)
吉他 賣唱 林口幸郎 賣藝 Neo Universe KINYO 街頭彈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