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人物

紗出重圍1/毛巾世家沒落失業 第三代研發貴婦級毛巾年營收上億

顧牟鳴 奶奶的熊毛巾故事館 森鳴 中大棉織 一貫廠 無捻紗 昆山 毛巾
紗出重圍1/毛巾世家沒落失業 第三代研發貴婦級毛巾年營收上億

毛巾被視為夕陽產業,顧牟鳴以高品質毛巾站穩台灣賣場及飯店通路。 (圖/張文玠攝)

毛巾,看似沒有希望的夕陽產業,有人靠拼價格苦撐,也有人專賣一條好幾百塊的高級毛巾,年營收上億!

位於雲林虎尾鎮的「奶奶的熊毛巾故事館」,鵝黃色的鄉村建築物內,優雅的陳列著各式大飯店、貴婦愛用的毛巾,背後經營的森鳴實業,是國際名牌雷夫羅倫馬球(Ralph Lauren)、凱撒飯店的毛巾代工廠,也創双星牌毛巾,暢銷全家、萊爾富、屈臣氏、康是美、家樂福、好市多等各大賣場。

「我25歲時就夢想著如果有一天,我能做出品質最好、大受歡迎的毛巾,我就很爽!」森鳴實業的創辦人顧牟鳴今年65歲,講話直率臭屁的他,出生於台灣第一家毛巾工廠,走過家道中落,見證台灣毛巾產業的興衰。

「我爺爺早逝,當年奶奶一個女人帶著5個小孩,跟著大陸工程公司來台做工,落腳雲林,奶奶在家用裁縫機織毛巾貼補家用,因為毛巾愈賣愈好,家族於1951年成立台灣第一間毛巾工廠『中大棉織』。以前遠東紡織也做毛巾,有能力製造毛巾的工廠都是一貫作業大廠,外銷賺不少外匯;雲林有不少毛巾的老闆,曾經是中大棉織廠的師傅,在七○年代買舊機器開代工小廠,形成產業聚落。」

顧牟鳴的奶奶(中坐者),可說是雲林毛巾產業的始祖。(圖/森鳴提供)
顧牟鳴的奶奶(中坐者),可說是雲林毛巾產業的始祖。(圖/森鳴提供)

顧牟鳴高中畢業就到中大棉織上班,靠著熱情與拼勁,25歲當上業務經理,1977年奶奶過世,家族父執輩理念不合將中大棉織賣掉,失業的他不靠家人,在1980年以170萬元成立森鳴實業,從事毛巾的接單與銷售,靠著對批發市場的了解,賺了不少錢,內心卻不快樂。

「我找代工廠做毛巾,品質始終不穩定,也試過到國外採購高品質的毛巾來賣,一打只賺幾十塊也沒關係,但是只要一款不受歡迎就賠很慘!毛巾這行陷入殺價競爭,如果沒有自己的品牌或特色一定活不下去,我一直很煩惱,直到有一次和日本客戶講起,對方邀我一塊去大陸開工廠。」

2000年,顧牟鳴赴大陸昆山設立一貫廠,他不買傳統織造機器,大手筆採購貴兩倍的歐洲最新電腦提花織造機,這項決定讓森鳴得以在後來靠技術、高品質領先同業,「歐洲的電腦提花織造機良率高,可以做出傳統機器做不出來的飯店提花毛巾。」

森鳴在大陸設立一貫廠,用先進的歐洲機器,生產高品質毛巾。(圖/森鳴提供)
森鳴在大陸設立一貫廠,用先進的歐洲機器,生產高品質毛巾。(圖/森鳴提供)

那時,顧牟鳴也發現日本精品或名牌毛巾都流行一種無捻紗材質,兩岸當時還沒有人在做,但沒人肯透露關鍵技術,「我只能自己摸索,同業等著看我失敗,我不認輸,咬牙撐下去,賠上千萬元試驗再試驗終於成功。」

森鳴在大陸設立一貫廠,用先進的歐洲機器,生產高品質毛巾。(圖/森鳴提供)
森鳴在大陸設立一貫廠,用先進的歐洲機器,生產高品質毛巾。(圖/森鳴提供)

顧牟鳴解釋,無捻紗毛巾屬於長纖毛巾,微厚、蓬鬆、超級吸水,用過一次就會愛上,但製程太困難,即便工廠內的台幹跳槽後想仿冒也沒成功。「無捻紗顧名思義,就是省去一般毛巾的捻紗工序,當紗線纖維少了交織,吸水性會更好,但製程困難,關鍵的水溶性纖維一定要化得掉,不能殘留,否則毛巾就會刮皮膚。」

無捻紗毛巾開發成功後,一條最便宜也要100多塊,「雖然不便宜,但這種創新的材質當年台灣沒有人會做,上架後銷量超好,打通台灣各大賣場、飯店,全盛期一年5個貨櫃,年收破2億!」顧牟鳴苦盡甘來,可是開心沒有多久,滅頂式的打擊也跟著來了。(待續)

顧牟鳴 奶奶的熊毛巾故事館 森鳴 中大棉織 一貫廠 無捻紗 昆山 毛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