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長照雙頭車2/手套尿布買不買好為難 每項耗材都得申請業者訴苦凍未條

長照法 耗材 收費標準 長期照顧服務法 社會局 衛生局 收費範圍或級距
長照雙頭車2/手套尿布買不買好為難 每項耗材都得申請業者訴苦凍未條

大園老人長期照護中心負責人林郁翔說,有些耗材每天都會使用,真的不能省,但卻因為北市社會局沒有公告,就不能收費,為機構的經營帶來沉重負擔。(圖/趙世勳攝)

長照議題已經成了現代社會的日常,家中長者無人照顧的狀況也層出不窮,近日有長照業者表示,在長照法成立後,還是由社會局所管轄的業者紛紛抱怨說,「社會局沒公告的耗材與服務我們就不能收錢,一旦被投訴,金額就要全數還給家屬,耗材收不收錢,我們也很無奈!」

林姓負責人翻出放在儲物架上層的橡膠手套說,「今年在疫情影響下,手套從一盒七十五元飆漲至二百四十元,這是每天的基本耗材,絕對不可能不買,但台北市社會局如果沒審核過,我們就不能收費,只是小小的手套,到底要不要買,都讓我們陷入兩難。」他認為,即使台北市社會局不能比照衛生局,好好制定耗材健保買進價格,至少也要訂出一個向家屬收費的範圍或級距,「這樣我們業界才有所依據,不會搞得怨聲載道。」

尚未實施《長期照顧服務法》前,台北市的老人長照機構分成「老人福利機構」與「老人護理之家」,主管機關分屬社會局和衛生局,兩者差別在於老人福利機構不能收容進行「氣切治療」的長者。二○一七年《長期照顧服務法》上路後,台北市「原本」的老人福利機構仍由社會局負責,然而「新成立」的老人福利機構與「原本」的老人護理之家,卻全改歸衛生局管理。兩者的官方管理單位不同,頻頻造成業者的經營困擾。

除了尿布,對長期照護中心有些臥床的長者來說,呼吸管、導管與尿袋也是耗材的一部分。(圖/趙世勳攝)
除了尿布,對長期照護中心有些臥床的長者來說,呼吸管、導管與尿袋也是耗材的一部分。(圖/趙世勳攝)

台北市議員吳志剛日前邀集轄內長照業者和台北市社會局,協調長照機構「雙頭馬車」管理的問題。不少業者大吐苦水說,長照機構內的老人不可能一天不換尿布、不拍痰;台北市社會局面對複雜的「服務」費用問題,卻遲遲沒有明確的定價規則,還經常駁回長照機構的收費申請,「這是一個積弊已久的問題,我們真的無所適從!」

針對長照機構業者的控訴,社會局表示,雖然局內了解收足費用,機構的營運才會好,但希望業者也能理解,社會局面對家屬,同樣需要取得收費之間的平衡。社會局並且承諾,之後會邀集業者、專家學者與家長一同舉行協調會,訂立收費標準的大方向,讓業者未來的費用項目公開透明。

社會局老福科科長楊雅茹表示,根據《老人福利法》規定,由社會局管轄的老福機構要變動價格就是需主管機關核可,「這是法律規定的,但現在只要機構來函,說明清楚要修改耗材價格,價格變動幅度、理由都充分,我們通常都會核定,不太會去擋。」楊雅茹也強調,社會局絕對不會刁難老福機構,「如果他們不會寫來函格式、不知道怎麼處理來函,我們也會請同仁輔導。」

長照法 耗材 收費標準 長期照顧服務法 社會局 衛生局 收費範圍或級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