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大陸

感覺到死者站在我的身後!入殮師的告白 被前女友嗆「你身上太髒了,離我遠一點」

死者 入殮師 告白 前女友 身上太髒
感覺到死者站在我的身後!入殮師的告白 被前女友嗆「你身上太髒了,離我遠一點」

入殮師職業讓人好奇。(圖/翻攝自中新社)

導演瀧田洋二郎執導的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榮獲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等多個獎項,電影以入殮師(禮儀師)的角度來面對死亡這個議題,入殮師被尊稱「生命最後尊嚴的美容師」,早期民眾談到「入殮師」聞之色變,認為這不是好工作,甚至排斥這項產業,但隨著現今民眾觀念開放,在大陸,也有越來越多人從事相關產業,只是這些入殮師對外談起自己的工作,有的豁達、有的尷尬。

(圖/翻攝自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電影畫面)
(圖/翻攝自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電影畫面)

像是這名來自大陸湖南、90後的男入殮師就表示,選擇殯葬專業的大學生,都做好了被歧視的心理準備,但是現實往往要嚴酷得多。他待過武漢和上海的兩家殯儀館工作,一開始是做防腐師,一般殯儀館的冷藏區有近千個冷藏位置,存放著500多具屍體,有些是無名屍體,有些涉及到兇殺案件,沒有死亡證明,不能火化,就只能一直放著。

入殮師職業讓人好奇。(圖/翻攝自網易新聞)
入殮師職業讓人好奇。(圖/翻攝自網易新聞)

這位入殮師透露,每天大概需要處理30到40具屍體。除了將屍體冷藏、冷凍起來防止其腐敗外,他還會處理一些運輸所需要的「防腐工程」,因為有些家屬會提出將遺體運回老家。防腐師做了一年,他轉為入殮師,很多人以為殯葬業這一行有很高的工資,實際上也和普通白領相當。雖然從防腐師調到入殮師,但是他的工資並沒有浮動,月薪5000人民幣多一點。

遺容修復時使用的工具。(圖/翻攝自網易新聞)
遺容修復時使用的工具。(圖/翻攝自網易新聞)

給死者化妝,聽起來可能很稀鬆平常,以為和普通人化妝一樣,他表示,「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這是要看實際情況的,有很多遭遇意外事故的死者,很少有完整的,這種情況的化妝就不單單是穿衣抹粉,「我就遇過一位交通事故的死者,頭部被壓扁了,厚度和書冊一樣,這種情況就需要重塑,會涉及到很多工藝流程」。

  入殮師很少選擇在晚上工作。(圖/翻攝自中新社)
  入殮師很少選擇在晚上工作。(圖/翻攝自中新社)

幾年下來,有一些特殊經歷讓他印象深刻,「「那是我第一次在夜裡與遺體獨處,逝者是一位年輕男子,與人械鬥身亡,臉上有好幾處刀口,致命傷在腹部。由於死者會被親屬瞻仰,因此他必須進行皮膚縫合,接下來才為往生者塗抹粉妝」。不過就在他進行最後的顏料調和時,「我突然感覺到死者正站在我的身後,雖然只是瞬間的錯覺,當時也把我嚇得毛孔直豎,渾身寒氣直冒」。自此以後,如非必要,這位入殮師很少選擇在晚上工作。

  入殮師職業讓人好奇。(圖/翻攝自中新社)
  入殮師職業讓人好奇。(圖/翻攝自中新社)

談到工作和人際關係,他表示,「你要忍受旁人的白眼,那些人一旦知道你是做什麼的,會自動離你遠遠的;你不能去參加親戚朋友的喜宴婚禮,他們也不會給你發喜帖;過年過節的時候,你在上門之前先要探探那些親戚朋友的口風,察言觀色,如果發現對方介意和忌諱,那你就不要去登門拜訪了」。

至於感情,這位入殮師表示,「我在上海殯儀館上班時,出於慣性,與異性交往時也是隱瞞自己的工作,結果有一天,前女友突然提出同居」。普通情況下,男方應該是欣喜若狂,但這位入殮師當時的內心有種不妙的預感,「為了給她打好預防針,我特地安排和她看了日本有名的電影《送行者》,希望能激發她的一些文藝情懷,接受入殮師這個職業」。

當天晚上,入殮師讓前女友看了他的工作證,兩人當下相對無言,當時的氣氛靜得有些尷尬,這位前女友後來什麼也沒有說,回去後就發了一則微信表示,「你身上太髒了,離我遠一點」。後來,他花了3個月的時間走出失戀的陰影,,有了這慘重的教訓,他決定在與女性交往前,都會事先向她聲明他的工作。結果,到現在這位入殮師還單身,「你問我找不到女朋友要怎麼辦?這種事情我現在已經看開了,你看看都市裡那些衣著光鮮的白領,條件並不差,工作也是出入高檔辦公室,可是到最後,他們還不是跟我一樣單身」?

死者 入殮師 告白 前女友 身上太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