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指揮官喝花酒4/深夜沒接電話竟遭扣千萬保留款 輕軌通車3年還扯偷工減料不付錢

聯鋼營造 土木機電統包 偷工減料 喝花酒 風紀案 回填級配 水泥 淡海輕軌 保留款 強制罪 妨害名譽
指揮官喝花酒4/深夜沒接電話竟遭扣千萬保留款 輕軌通車3年還扯偷工減料不付錢

為讓淡海輕軌順利通車,黃先生和員工拚命趕工,但部分工程款和保留款卻領不回來。(圖/讀者提供)

已經通車3年的淡海輕軌線,被爆當初得標的「聯鋼公司」副處長邱男多次凹包商到酒店買單,甚至還要求匯款到大陸養小三,有一次深夜包商黃先生沒有接到邱男疑似打來要叫他去買單的電話,竟遭挾怨報復,以致黃先生有1000多萬元的工程款、保留款一毛都沒拿到。

「誰敢對他(邱男)說不?他是這個工程的指揮官,而且聯鋼對於他所做的決定,每個都給過。」黃先生坦言,自己和其他包商擔心一旦得罪邱男,請款時就會被刁難,所以大家面對邱男的無理要求,通通敢怒不敢言,私下稱他「工地的皇帝」。

擔任淡海輕軌包商的那3年,黃先生形容自己是個提款機,前後在邱男等人身上花了逾300萬元,期間僅僅「小小忤逆」1次,就遭邱男狠狠修理。「2019年的某天晚上,我記得那時已經很晚了,他(邱男)打電話給我,我沒接到,結果他就無故扣我十幾萬元的工程款。」黃先生懷疑,當天邱男應該又是叫他「買單」。

輕軌已經通車3年了,他們(聯鋼)不付錢,還說我偷工減料,但合約規定,材料都是他們提供,我們只是出人力代工而已,怎麼可能會有偷工減料的問題,根本是在找藉口不付錢」黃先生說。

除此之外,聯鋼還誣指黃先生超用水泥材料,「這更扯!這些水泥的部分,是會議上決議,要用來填其他包商沒有回填級配之用,而且聯鋼的人都在旁邊控管,怎麼可能超用。」黃先生抱怨,其他包商沒有按計畫施工,結果卻要他承擔,讓他無法接受。

被強凹替工程師們買單,又被誣陷,黃先生已決定不再隱忍,目前除已對聯鋼提出「返還工程款」及「妨害名譽」告訴;另對於邱男以及其他工程師以權勢壓迫他出錢去喝花酒,黃先生則提告《強制罪》以及《妨害名譽罪》,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面對黃先生種種指控,邱男大方承認去過酒店,但沒有叫包商付錢,也沒有框小姐回住處,「我們都是一群人一起去,沒和包商去過。」至於被控包養大陸小三,他則反駁表示,「確實有認識一個女生,不過是大家說好一起出錢投資她做生意,並不是小三,我已經還給黃先生45萬了!」

淡海輕軌串起新北市淡水區交通網路,卻在完工3年後爆建設公司要求包商性招待,甚至還偷工減料的疑雲。(圖/林士傑攝)
淡海輕軌串起新北市淡水區交通網路,卻在完工3年後爆建設公司要求包商性招待,甚至還偷工減料的疑雲。(圖/林士傑攝)

聯鋼發言人王處長表示,聯鋼對於道德要求標準相當高,已對邱男涉及風紀案件進行了解,包商若有偷工減料的實證,歡迎投訴給聯鋼的稽核單位,「工程監造單位相當嚴謹,不可能發生這種事。」針對黃先生自稱遭扣款項一事,王處長說,可能是雙方對於請款認知不一,目前已經進入法律程序。

對於淡海輕軌被控未依工程規劃回填級配,新北市捷運局副局長林耀長指出,「水泥比級配成本更高,廠商如果可以把工程做好,讓結構穩定,基本上可以接受。」他也強調,監造人員不太可能被邱男等人帶往其他地點驗收,若真的發生,一定會追究監造公司的法律責任。

聯鋼營造 土木機電統包 偷工減料 喝花酒 風紀案 回填級配 水泥 淡海輕軌 保留款 強制罪 妨害名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