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論

王之道/媒體沙皇反噬綠營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NCC 媒體沙皇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 FCC 言論自由
王之道/媒體沙皇反噬綠營

NCC主委陳耀祥(圖/黃鵬杰攝)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從山崖管到海邊,連續否決三個案子,儼然成了「通訊傳播否決委員會」。把自己當成「媒體沙皇」的NCC,致使黨權壟斷媒體,塑造出一言堂社會,如此民進黨就能萬世其昌嗎?

現今社會中,媒體大者恆大,需不需要被管制、由誰來管制、如何管制,成為一個兩難的命題。以美國為例,美國政府決定「不作為」,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如此描述自己的原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FCC允許自由表達意見,確保最廣泛和最對立的意見表達,儘管有些意見可能頗具攻擊性。」因此,美國政府並未介入管制社群網站言論,因為一旦介入,接下來的問題將會是:「政府監督社群網站,誰來監督政府?」

現在的NCC,就像老師改作業一樣,檢驗媒體的政治主張。中天新聞台(中天)引用外媒《CNN》影片報導高端疫苗工廠的運作,被NCC認定「沒有公正平衡」。媒體監督政府,政府再派NCC來監督媒體,就像威權時期媒體頭上還有一個警總,那第四權如何發揮作用?

NCC濫權的矛頭,不只指向中天。例如否決「TBC有線電視集團」經營權轉讓,理由是「賣方適格性太差」,這個理由寫在《衛星廣播電視法》哪一條?此外,與前交通部長林佳龍交好的「台灣數位光訊科技集團」(台數科),申請變更為新聞頻道,一度獲得NCC同意,卻因林佳龍涉及前立委徐永明收賄案而失勢,申請案立刻胎死腹中。

更不用說NCC對華視補頻五十二台的偏愛,對台視的排斥,已經完全突破下限。其實華視、台視都與民進黨友善,但在NCC眼中,媒體光是「親綠」還不夠,還要看親的是哪一個派系,以及這個派系在黨內的實力消長。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民進黨支持度近三個月流失一五%,蔡政府抗疫表現不得人心可見一斑。政府介入媒體有如飲鴆止渴,短期或有興奮劑的效果,長期卻會傷害執政黨的免疫系統,失去自律機制。

若非黨權控制媒體,媒體大環境縱容衛福部長陳時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膽敢在去年拒絕BNT疫苗、今年輕率開放3+11政策,進而造成防疫破口嗎?俗話說「寵子不孝」,對執政者也是同樣的道理,愈寵愈不成器。民進黨破壞媒體的監督機制,從結果來看,反而害了自己。

新聞自由是民主的疫苗,也是政府濫權的疫苗。民進黨內的各派系若是放棄爭取社會信任,只想著藉由NCC控制媒體。就算得到黨內提名,整個黨的信任度崩盤,又有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