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焦點

紙上運動會5/疫情下的劍道人生 自主訓練考驗上場敏捷度

全運會 劍道 疫情 防疫 劍道世界盃
紙上運動會5/疫情下的劍道人生 自主訓練考驗上場敏捷度

劍道屬於互動競技,要互動才能精進「敏捷度」。(圖/林益誠提供)

新冠疫情警戒下,各項體育賽事訓練顯得綁手綁腳,解封後政府對各項體育賽事開放也步調不一致,近期已有游泳選手、教練為自身權益怒吼發聲。對專業選手而言,競技訓練不能中斷太久,因此也只能想方設法自主訓練,形成疫情下的另類運動人生。

學習劍道28年且有機會代表台北市參與下屆「全民運動會」的劍道選手林益誠表示,5月中疫情爆發後,訓練狀況有受到不小影響,早在第三級警戒前,自己所在的「躾學武道館」已施行許多防疫措施,該道館有劍道、弓道、薙刀和瑜伽等項目,多為需旁人指導項目,當時防疫作為已比其他場所更加嚴謹。

2018年第17屆「劍道世界盃」,林益誠(前左2)與隊友拿下男子團體賽第3名。(圖/林益誠提供)
2018年第17屆「劍道世界盃」,林益誠(前左2)與隊友拿下男子團體賽第3名。(圖/林益誠提供)

疫情升級前,林益誠指出,自己一周指導學生兩次、自我練習兩次,上課時依照政府防疫規定,包括量體溫、戴口罩和酒精消毒等防範,經嚴格落實才展開訓練。然而他也表示,疫情爆發之後到7月底,道館已停止營運2個月,降級後已準備好更嚴格防疫作為,例如每週進行快篩陰性,才能進行指導訓練,期盼快恢復正常運作。

林益誠曾參與2018年在韓國仁川舉行的第17屆「劍道世界盃」,當時總共56個國家參與,代表國家出賽的他與其他選手為國爭光拿下男子團體賽第3名,這是台灣睽違12年才又拿到獎盃,表現相當優秀亮眼。可惜的是,林指出,每3年舉辦一次的劍道世界盃是劍道最高賽事,今年5月本要在法國舉行因新冠疫情而取消。

疫情籠罩下,林益誠說,比賽大多不是取消就是延後,原本7月要舉辦的「全國少年劍道大會」也因疫情取消。疫情期間如何訓練?他說,自己除了本身非常喜歡劍道運動,為了維持手感,居家期間會持續練習揮劍,以及訓練基本徒手肌耐力等。

針對自主訓練,林益誠認為,在家練習跟在道館與人對打仍有一段差距,部分劍道基本動作能自主練習,但每位選手因住家場地大小都有其限制,例如住在公寓中的選手,因怕吵到樓下鄰居,就只能練習上半身的空揮,而無法練習下半身的腳步踏踩動作,明顯受到局限。

此外,林益誠也說,劍道屬於互動競技,要互動才能精進「敏捷度」,他舉例,「每天練投籃跟真的打比賽就不同,每天投一萬次,準度必定會上升,但還是要透過比賽驗證在戰場上的準度。」

受到疫情波及,日常訓練影響可謂不小。但談到劍道在台灣的發展,林益誠也樂觀看待,指出目前各縣市已有委員會持續推廣該項競技,場地部分,像台北市除了有像位於松山區的「躾學武道館」私人場地外,公有運動中心或活動中心也可以租借場地,只是公有場地需與其他運動項目協調共用。

「劍道入門有一定門檻,成人必須要練習半年到一年才會看到初步成果。」林益誠談起劍道學習表示,要真正成為選手可能要花更久時間,長達5到10年,且過程中要持續訓練。

從小在宜蘭長大、8歲開始練劍的林益誠表示,小時候開始接觸劍道,當時一起學習的學生有4、50個,到現在仍持續投入的同期劍道選手就只剩3個,除了訓練過程非常辛苦,更多的是許多家長對子女投入體育訓練仍會抱持疑問,「該項運動未來能讓人謀生嗎?」只是林益誠也指出,隨著台灣體育環境改善,台北目前也開始有「劍道親子共學」活動,有許多父母和子女為培養共同興趣學習劍道,以這模式開始在各地道館蓬勃發展中。

全運會 劍道 疫情 防疫 劍道世界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