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最新

東京奧運順利落幕交棒巴黎 日本赤字負擔與防疫難題成外界關注焦點

東京奧運 閉幕 交棒 巴黎 赤字 防疫 菅義偉
東京奧運順利落幕交棒巴黎 日本赤字負擔與防疫難題成外界關注焦點

東京奧運閉幕式於台灣時間晚間7時展開。(圖/達志/美聯社)

8日東京奧運所有賽事正式結束,晚間的閉幕典禮結束後,整個東奧就會正式落幕。然而受到新冠肺炎影響,東奧的經濟效益令人無法期待,赤字負擔是接下來的待解難題,境內疫情也恐將升溫至新階段。閉幕式中華代表團則由較晚抵達日本的田徑代表隊參加閉幕式,由田徑選手陳傑、楊俊瀚、鄭兆村、黃士峰為選手代表,並包括教練及團本部,共14人出席閉幕式。

根據《路透社日文版》報導,日本瑞穗資訊綜研(Mizuho Research & Technologies)調查部經濟調查小組副組長山本康雄說,「在決定不開放外國觀眾入境時,對東奧帶來經濟效益的期待就降低了,沒有觀眾無疑造成相當大的損失」。東奧不開放觀眾進場,形同為COVID-19疫情後的觀光復甦踩煞車。

東京奧運閉幕式於台灣時間晚間7時展開。(圖/達志/美聯社)
東京奧運閉幕式於台灣時間晚間7時展開。(圖/達志/美聯社)

2017年4月東京都政府對外公布有關東奧帶來經濟效益的報告書中指出,預估東奧創造出以擴大觀光效益為主的「遺續效益」多達12兆2397億日圓。若從申奧成功的2013年到東奧結束後10年,預估18年間可帶來約32兆日圓的經濟效益,也可望為整個日本帶來約194萬個工作機會。

日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熊野英生在日媒《每日新聞》投書指出,待東奧及帕運整個活動結束後,諸如興建主場館等建設費、延後1年的追加費用、防疫對策費用的增加等公共經費支出等問題,將使日本全國產生龐大的赤字負擔。熊野接著表示,東京都政府與日本政府等大會相關單位,屆時為了因應鉅額赤字,未來將訂定長期計畫,檢討透過增加稅收的方式來填補預算赤字,這就是帶有東奧負面意涵的「遺續問題」。

日本週刊《星期五》則報導,日本已投入大量經費舉辦東奧及帕運盛會,由於海外選手到日本各地事前集訓、各地方政府所花費的防疫經費等,都尚未列入東奧花費內,因此東奧總花費不到拿出決算報告,都不會明瞭。

東京奧運閉幕式於台灣時間晚間7時展開。(圖/達志/美聯社)
東京奧運閉幕式於台灣時間晚間7時展開。(圖/達志/美聯社)

此外,部分日本民眾其實用著嚴厲目光看待東奧舉辦,尤其是對東奧是否應該舉辦,早已讓日本社會一分為二,儘管日本內閣總理大臣菅義偉認為疫情加劇非關東奧,但很清楚可以看到民眾對政府的相關呼籲,愈來愈難以理解。

東奧舉辦期間,日本全境累計病例數已突破百萬人大關,並連續4天創單日新高紀錄,更迫使菅義偉擴大並延長「緊急事態宣言」地區。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說,東京都疫情十分危急,「若長此以往,重症患者跟死亡病例都會再增加」。

原先菅義偉寄望成功舉辦東奧後,能有助內閣支持度回升,然後一舉跨過眾議院大選及自民黨總裁選舉,但這樣的佈局卻被疫情硬生生打亂,目前內閣支持度已降到新低點,完全看不見好轉徵兆。

日本經濟新聞7月23日到25日實施民調,菅義偉內閣跌到34%,由於當時東奧已開幕,日本選手也陸續奪牌,所以東奧效果對內閣支持度來說似乎無法期待。日本目前只有時事通信社仍採取面對面方式進行民調,最近一次在7月上旬實施的民調顯示,菅義偉內閣支持度已跌破3成、來到29.3%,加上自民黨的政黨支持度21.4%後,總計50.7%。東奧順利落幕,然而主辦國日本後續遺留的龐大問題還有待解決,也將持續受到外界關注。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東奧閉幕式日本時間晚間8時在主場館國立競技場舉行,因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防疫考量,跟開幕式一樣都不開放觀眾進場,而閉幕式的概念是「Worlds we share」。各國參賽選手也因被要求在比賽結束2天內離開選手村,所以參加閉幕式的人數相當有限。主辦城市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閉幕式中,將奧運會旗交接給2024年奧運主辦城市巴黎市長伊達戈(Anne Hidalgo),巴黎奧運預計將在2024年7月到8月間舉行。

而東京奧運閉幕典禮一樣在奧運主場館、國立競技場舉辦,本屆因為防疫規範,台灣許多選手在結束賽程之後已陸續離開日本。最後由田徑隊選手陳傑、楊俊瀚、鄭兆村與黃士峰,以及團本部留守的隊職員代表出席,閉幕式掌旗官則由連3屆參加奧運的「跨欄王子」陳傑擔綱。本次台灣在奧運創下歷來最佳成績,一共獲得2金4銀6銅,共12面獎牌,全球排名第34名。

東京奧運 閉幕 交棒 巴黎 赤字 防疫 菅義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