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鴨霸客運1/老婦騎車遭公車擦撞命危 家屬控業者擺爛神隱

公車擦撞 擺爛 台北客運 264 過失傷害 賠償 第三人責任險 乘客責任險 江皇樺
鴨霸客運1/老婦騎車遭公車擦撞命危 家屬控業者擺爛神隱

阿明控訴,自己的母親去年12月被撞,台北客運對他們一句道歉都沒有,處理態度相當消極。(圖/張文玠攝)

1954年創立的「台北客運」公司曾多次在台北市公共運輸處、新北市交通局主辦的公車營運服務評鑑競賽中獲得佳績,但本刊卻接獲投訴,該公司的264路公車撞上1名7旬老婦人後,僅留下一個電話號碼,之後即不聞不問,老婦人兒子阿明(化名)痛訴,「事發到現在快一個月了,連一句道歉也沒有,更別說談賠償,實在太鴨霸!」

被撞老婦人的兒子阿明氣憤地說,「一個老人家被撞成這樣,客運那邊只留下個電話號碼,到現在也沒有任何人來道歉。」阿明越講越氣,也考慮主動對客運及司機提告過失傷害。

本刊調查,264路公車是往返於捷運蘆洲站與板橋之間的客運,去年12月10日上午8時許,潘姓老婦人騎著車行經新北市三重區重新路與中正南路口時,被264路公車從旁邊撞上,據了解,當時公車在外側車道,準備切進內側車道時,撞上當時騎在公車旁的潘婦,潘婦遭撞後當場倒地不起。

據警方調查,客運司機是在路邊載客完、準備切往外側車道時和阿明母親發生擦撞。(圖/張文玠攝)
據警方調查,客運司機是在路邊載客完、準備切往外側車道時和阿明母親發生擦撞。(圖/張文玠攝)

警消獲報趕抵後,立即將潘婦送往三重醫院急救,事故造成潘婦肋骨斷了3根、腦內膜下出血一度命危,經過多日救治,所幸最後恢復意識,但是艱苦的治療過程,卻折磨的老婦痛不欲生,日後更得時常回診,還要熬過痛苦復健期。「我媽媽現在只要動作比較大,就會全身痛,還時常會頭暈、頭痛。」阿明說。

阿明指控,在老婦人送進醫院急救到出院,客運業者派出1名負責人和家屬互換電話後,就不聞不問,也沒有誠意談賠償等問題,直到現在快1個月了,業者一句慰問、道歉的話都沒說。

據了解,老婦人目前的醫療費用約10萬元,阿明打算對客運公司及司機提告《過失傷害罪》,並向客運業者求償,只盼客運業者能出面好好面對,別用沉默回應家屬的要求。

根據規定,公車、客運或遊覽車皆需投保最基本的「強制險」,乘客死殘200萬及體傷20萬元,還須加保「乘客責任險」,每一乘客死殘保額不得低於150萬元。在公車事故頻傳後,全台陸續有許多公車業者也開始投保「第三人責任險」,但對於公車與行人或車輛發生事故,基本上賠償金額仍是以協調產生,且業者多採醫療費實支實付及部分慰問金的方式進行理賠。

這場車禍造成阿明母親肋骨斷了3根、腦內膜下出血一度命危。(圖/張文玠攝、讀者提供)
這場車禍造成阿明母親肋骨斷了3根、腦內膜下出血一度命危。(圖/張文玠攝、讀者提供)

律師江皇樺表示,若是民眾遇到此狀況,待相關肇事責任釐清之後,當事人可以對客運業者及司機提告《過失傷害罪》,但須注意時效必須在6個月內,提告之後地檢署會傳喚業者到案,「這時候業者就一定要出面了,而他(當事人)就可以選擇和解,或是直接進行刑事附帶民事求償。」

對此,本刊致電台北客運稽查課黃姓課長,他大聲喊冤,「除了事發當下有到場協助,我們後續都有持續了解。」黃課長解釋,當時雙方在電話中約定好等「車禍事件初判表」出來再談後續事宜,他強調,並沒有不聞不問,過程中都有持續打電話關心老婦人,不了解哪個環節出了差錯,導致產生誤會。

公車擦撞 擺爛 台北客運 264 過失傷害 賠償 第三人責任險 乘客責任險 江皇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