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即時

李愛綺苦撐健身房慘賠熄燈 外籍尪怨「被台灣金流上銬」

李愛綺 健身房 熄燈 外籍尪 台灣 金流 上銬 Duke
李愛綺苦撐健身房慘賠熄燈 外籍尪怨「被台灣金流上銬」

李愛綺與老公Duke經營健身房及瑜伽會館,經過3年多的時間,終究不敵財務虧損要在月底熄燈。(圖/攝影組)

「台語金曲歌后」李愛綺和美籍丈夫Duke砸逾3千萬開創的健身房THE KEY FITNESS,歷經鄰居抗議、房東卸責、遷址以及會員數驟減等原因,在經過3年多的時間,終究不敵財務虧損要在月底熄燈。據Duke沉痛表示目前台灣中小型健身業的當前處境,苦喊金流宛如被銬上手銬,想增貸碰壁,小蝦米最終退場,「還要跟債權人協商分期還款,避免公司破產」。

李愛綺與老公Duke。(圖/翻攝自李愛綺臉書)
李愛綺與老公Duke。(圖/翻攝自李愛綺臉書)

Duke投入健身產業30載,1999年來台定居,先後任職加州健身、全真瑜伽健身(True Yoga Fitness),2008年和李愛綺結婚,育有一對子女,夫妻倆2008年砸重金在台北東區經營健身房造The KEY FITNESS,採用無櫃檯人員、全自助化模式,會員只要掃描QR CODE就可自由進場且全館不綁約,營造相當有彈性又創意性的健身環境,全盛時期會員數曾衝到650名,不過受到疫情影響,會員數減少超過一半,健身房的營運狀況大受影響,因此宣布在本月月底停業。

李愛綺先前在接受本刊專訪時曾透露經營健身瑜珈事業困難重重。(圖/攝影組)
李愛綺先前在接受本刊專訪時曾透露經營健身瑜珈事業困難重重。(圖/攝影組)

《蘋果新聞網》引述Duke日前的說法指出,當初在舊址敦化南路一段打造The KEY FITNESS時,在承租前、房東一切都說好,後來發現電梯不符合營業的消防法規,使照未變更,造成隔壁鄰居檢舉,沒想到跟房東溝通,得到回覆竟是「那是你們的問題」,因此2021年4月底搬遷到市民大道四段現址,未料5月中全台進入三級警戒,經過9個月,還是撐不下去喊出停業。

李愛綺與老公經營的健身房宣布結束營業。(圖/翻攝自臉書)
李愛綺與老公經營的健身房宣布結束營業。(圖/翻攝自臉書)

Duke無奈表示,「這些設備2018年全新購入,花了800萬,現在買家想100萬全部接手,對我們來說,損失慘重;但如果不賣設備,我們得找有溫度、濕度控制的倉庫來儲存,這又是另一筆重大支出」。

他繼續表示,「雖然新址租金較低、35萬,但搬遷後會員流失剩350名,而且才剛開業2周就3級警戒,所有會費停扣,健身房有3個月零收入,但租金所有費用照付」,2020年時,Duke還向2間銀行申請共800萬元的紓困貸款,分3年還款,第1年還利息,第2、3年還本利。

李愛綺和從事健身房事業30年的老公Duke,近年的事業重心都在自家經營的健身房。(圖/翻攝自李愛綺臉書)
李愛綺和從事健身房事業30年的老公Duke,近年的事業重心都在自家經營的健身房。(圖/翻攝自李愛綺臉書)

本土疫情在8月中解封,但民眾仍怕上健身房,有200多名會員請假、暫停會籍,收入僅來自扣月費的120名會員,「要達到收支平衡,我們起碼要有300名會員」,一邊是會費短缺、另一邊則臨租金及紓困貸款償還,「根本籌不出錢來,想增貸,沒有一家銀行願意,都說公司經營有狀況,無法提供貸款」。

不過壓倒他們最後一根稻草的,則是去年底修訂、今(2022)年元旦生效的2紙新規「健身中心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與「健身教練服務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其中明訂消費履約保障機制,要求業者將預收費用的一半額度,交予金融機構或電子支付機構,作為價金保管,避免健身房捲款惡意倒閉之情事發生。

Duke認為政府的這項美意沒錯,但選在產業低迷之際,對中小型的健身房可是帶來不小傷害,去年11月為因應新規,健身房被要求存放40萬元的訂金,這40萬得待公司解散後半年才拿得回來,「現金都那麼吃緊了,又一筆不小金額被扣住,銀行貸款也碰壁……」,夫妻倆幾經思索,決定關閉健身房。

根據健身器材廠商觀察,近2年合作健身業者已有近4成關閉,反觀大型連鎖健身品牌,則是持續拓點,市場正走向「大者恆大」的局面。Duke和李愛綺3年多來相繼砸近5千萬,打造出健身事業,如今獨留一間大安區的瑜伽會館The Key Yoga,Duke表示自己從未料到會走上這步,面對債務狀況,他也透露目前和債權人協商,希望能分期還款,避免公司破產。

李愛綺 健身房 熄燈 外籍尪 台灣 金流 上銬 Du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