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台版趙斗淳2/富二代性侵犯未審猝死 兒繼承數千萬房產拒賠60萬

猝死 毒蟲 性侵 趙斗淳 不道歉 不賠償 求償無門 遺產 假扣押 菜花 性病
台版趙斗淳2/富二代性侵犯未審猝死 兒繼承數千萬房產拒賠60萬

許姓性侵犯於法院審理期間過世,賠償責任落到其兒子身上,許男兒子主張名下沒財產無力賠償,近日他卻繼承了祖母千萬房產。(圖/ctwant繪圖組)

屏東縣一名許姓毒蟲(61歲)多次性侵4歲女童小安(化名)得逞,竟以自己神智不清開脫,然而案件仍在法院審理期間,許男在家中猝死,許男兒子繼承了許男債務,原應代為賠償小安家人60萬元,但許子以「剛出社會、沒有資產」拒賠,據了解許子日前繼承了祖母名下的數千萬房產,仍不願代父賠償道歉。

本月25日下午3時許,全台因為鋒面降下豪大雨,但對於小安的父親來說,從小安慘遭鄰居許男的毒手後,8年來,一家人心中的雨從來沒停過,講起這些年小安經歷的身心折磨,小安父親的臉上寫滿了委屈和不甘。

「女兒常睡到嚇醒而嚎啕大哭,也很怕黑、怕男人,那時的慘狀猶歷歷在目,被許男侵害而傳染的菜花就長在脆弱的肛門口,在榮總做了多次冷凍治療,對當時4、5歲的小孩來說,是多麼的痛不欲生,2個大人都差一點壓不住她的掙扎。」安爸說。

據了解,小安一共被許男侵害3次,更染上了許男身上的性病,每次的冷凍治療都讓小安痛得不斷掙扎,在旁負責壓制的小安父母看著寶貝女兒受罪,心中不斷淌血,然而更令人痛心的是,司法卻沒有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交代。

女童遭性侵後留下許多後遺症,除了需定期到醫院治療、追蹤性病之外,還得承受龐大的精神壓力。(圖/翻攝自123RF、ctwant繪圖組合成)
女童遭性侵後留下許多後遺症,除了需定期到醫院治療、追蹤性病之外,還得承受龐大的精神壓力。(圖/翻攝自123RF、ctwant繪圖組合成)

本刊調查,許男的父母是屏東大地主,為了不讓許男買毒,因此並未將財產登記在其名下,而是登記在自己與許男兄弟名下,以致許男名下並無資產,法官裁量判處許男僅須賠償60萬元給小安一家,諷刺的是,儘管法官輕判,但至今小安一家人不但沒有得到一句許家人的道歉,也沒有獲得賠償。

許男在案發後隔年在家中猝逝,債務改由許男兒子繼承,但許子表示自己剛出社會,名下並無資產、不願意賠償,其實許男父母早已「暗暗留下」一大筆房產要給許男,即使許男亡故,仍轉入許男兒子手中。

根據本刊取得的許男兒子財產清單,其名下竟有祖父母留給他坐落屏東市區、萬丹的大筆房產、土地(屏東市斯文段、仁愛里、萬丹鄉萬生段、寶厝段),總坪數高達2412坪,市價高達數千萬元,然而反觀小安一家,8年前發生的慘劇仍歷歷在目,傷痛將伴隨小安一生,而如今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令人不勝唏噓。

郭佩佩律師表示,即使性侵加害人已經過世,還是可以持續上訴,討回應有公道。(圖/翻攝畫面)
郭佩佩律師表示,即使性侵加害人已經過世,還是可以持續上訴,討回應有公道。(圖/翻攝畫面)

對此,郭佩佩律師表示,若遇到性侵加害人住在自己附近,擔心對方對自己不利,且加害人有持續的跟蹤騷擾行為,可以依今年(111)6月1日上路的跟蹤騷擾防制法規定,尋求警察機關的協助,並視情形聲請保護令。

至於女童父母遇到求償無門的問題,若受害人可以提出相關證據,證明加害人有脫產或其他處分財產的行為,即可向法院提出假扣押聲請,且若證據明確,早點提出假扣押聲請,成功率比較高。

猝死 毒蟲 性侵 趙斗淳 不道歉 不賠償 求償無門 遺產 假扣押 菜花 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