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無家悲歌3/遭子女掏空即拋棄、每月借錢養老母 街友身世惹鼻酸

街友 劉志枰 中華照顧者關懷協會 身心問題 現金卡 歧視 霸凌 重返社會 善意 理解
無家悲歌3/遭子女掏空即拋棄、每月借錢養老母 街友身世惹鼻酸

近日新竹街友遭攻擊案頻傳,新竹縣中華照顧者關懷協會常務理事劉志枰懇求大眾給無家者多一點關懷,讓他們有機會重返社會。(圖/方萬民攝)

街友常因大眾的歧視眼光而遭粗暴對待,所得到的資源和善意也是弱勢中最少的族群,但「新竹縣中華照顧者關懷協會」常務理事劉志枰在服務街友時,發現他們背後往往有著悲慘身世,有的長者是名下財產遭子女掏空後被拋棄,也有人是生意失敗而無臉回家,期望大眾能對這些「無家者」多一點關懷,讓他們能有重返社會的機會。

「疫情之後景氣差,街友開始增加而且『年輕化』。」劉志枰提到,沒有人一出生就是街友,大多數人也不想流落街頭,只是在命運的作弄下無從反擊,他們部份是年少輕狂犯錯而受前科所累,也有人因身心問題而難以謀生,在父母過世後被親友踢皮球,最終只要片瓦遮頭就是家,還有人受當年「現金卡」所害而背負鉅額卡債,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宛如八點檔戲劇般的故事。

劉志枰提到,協會目前收容一位65歲的老先生,該名長者育有子女,過去生活安穩而簡單,但兒女長大後陸續以做生意、買房等緣由向他要錢,老先生在孩子身上散盡家產,最終被掏得乾乾淨淨,他也被「吸血到怕」,深恐孩子一見面就向他要錢,只能離家出走、躲避糾纏,現在則在協會賣報紙維生以求清靜。

多數的街友都有工作,並非既定印象中的遊手好閒,但他們往往得承擔大眾的歧視眼光而遭粗暴對待。(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多數的街友都有工作,並非既定印象中的遊手好閒,但他們往往得承擔大眾的歧視眼光而遭粗暴對待。(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有位街友常跟我借錢,月底借月初還,就為了要幫忙付母親的看護費。」劉志枰表示,協會另名安置的個案曾是在商場叱吒一時的大老闆,其手足如今也是大名鼎鼎的「董仔」,但他生意失敗後無顏見江東父老,更不敢讓家裡知道他的窘境,選擇隱瞞慘況,如今在賣場當清潔工維生。

劉志枰說,該位曾經的大老闆為了不讓家人起疑,每次回家前必定會沖洗乾淨、穿戴得體,還與手足共同負擔母親的看護費用,為此常入不敷出而向協會借款,但他個性守信重諾,一領到薪水便立刻償還,其人品備受友人敬重。

「他們其實缺少的是理解,和一個善意。」劉志枰提到,街友們大多數自食其力,卻往往得承擔外界過多的歧視眼光,這樣的格格不入讓他們難以融進人群,在職場上也常受霸凌,有許多人在工作場域上備受打擊,選擇重返街頭,而一但習慣伸手乞討的生活便難以再自力更生,期望大眾能對這些「無家者」多一點關懷,讓他們能有重返社會的機會。

街友背後往往有一段宛如八點檔劇情的過去,當中更有許多人是受當年「現金卡」所害,因背負鉅額卡債而流落街頭。(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街友背後往往有一段宛如八點檔劇情的過去,當中更有許多人是受當年「現金卡」所害,因背負鉅額卡債而流落街頭。(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街友 劉志枰 中華照顧者關懷協會 身心問題 現金卡 歧視 霸凌 重返社會 善意 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