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幽靈管委會3/回國就背債250億 高雄朱家長子力拚翻身

朱安雄 朱庭界 長谷民生辦公大樓 海蟑螂 丁旭東 妨害行使所有權 管委會 前鎮朱家 朱挺珊 向台教育基金會
幽靈管委會3/回國就背債250億 高雄朱家長子力拚翻身

高雄「前鎮朱家」成員中,朱安雄當選市議員,妻子吳德美連任多屆立法委員,女兒朱挺珊、朱挺玗皆曾當選高雄市議員。(圖/報系資料庫)

曾位列高雄三大家族之一的「前鎮朱家」在90年代全盛時期,集團旗下握有鋼鐵、漁業、文化、水泥和貨櫃等事業體,曾經年營業額超過300億元,其中安鋒鋼鐵還曾入選台灣一千大企業的第四十三名。但隨著財務危機,朱家掌門人朱安雄更因涉嫌賄選被判刑而逃亡海外,朱家長子朱庭界(50歲,原名朱挺介)學成歸國挽救家族企業,並成立「向台農產公司」行銷台灣好米及農產品,還成立基金會幫助弱勢家庭,希望為台灣帶來更多可能性。

高雄本地派系曾有陳家、王家、朱家三大家族,儘管經過時代更迭、派系興衰而牽動政治勢力重劃,逐漸脫離政界轉向商界發展,但這些家族過往累積的豐厚家產及眾多事業,在高雄政商界仍有一定影響力。

其中「前鎮朱家」可說是三大家族中政治、經濟實力擴展最迅速的一支。早期家族發展首要人物朱有福曾擔任省議員、國大代表,開啟了朱家的政治路,後續其姪子朱安雄當選市議員、出任監察委員,朱安雄妻子吳德美連任多屆立法委員,一時鋒芒無雙,「喊水會結凍!」

在政治力的庇護下,朱氏夫妻開始大舉投資事業,先後跨足鋼鐵、證券、建設公司、食品、運輸、媒體業等,直到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政黨輪替,朱氏家族企業也受到嚴重影響,導致資金周轉不靈、負債,連帶讓政治影響力也大不如前,而朱庭界一回國就背負了家族企業的250億元債務。

隨著亞洲金融危機,朱氏家族企業也受到嚴重影響,2006年高雄地方法院法官曾到前議長朱安雄的鋼鐵公司實地勘查土地面積。(圖/報系資料庫)
隨著亞洲金融危機,朱氏家族企業也受到嚴重影響,2006年高雄地方法院法官曾到前議長朱安雄的鋼鐵公司實地勘查土地面積。(圖/報系資料庫)

在別人眼中的企業家第二代似乎是吃穿不愁的精采人生,朱庭界卻說現在回想只有心酸。高雄工專畢業後,兩眼視差500度的他仍選擇去服兵役,希望藉此磨練自己的心性,退伍後不到一個月即申請到英國念書,一路拿到劍橋大學博士學位,還被牛津大學聘請為講師,在英國整整待了9年。

朱庭界說,自己從小與父親就有距離感,在英國念書期間住在鄉村農舍,生活一切自理,鮮少回台灣甚至聯繫,直到父親朱安雄因議長賄選案逃至海外,母親吳德美也官司纏身,身為長子的他才決定整裝返台,挽救家族企業。

朱家的家族事業大部分債權均已被標售(負債大於資產),因此朱庭界近十年已將重心轉往發展自己的事業;朱庭界的妹妹朱挺珊曾在2004年高雄市議員補選中,當選為高雄市議員,並曾擔任2009年世界運動會籌備委員會行銷公關部執行秘書,隨後則淡出政治圈,經營餐飲事業;小妹朱挺玗曾擔任高雄市議員,後來因案下台,目前經營連鎖餐飲店,但因高雄小港、前鎮區有婦女保障名額(現任2女議員表態不競選連任),她已表態參選,並投入拜票行程,企圖延續朱家政治香火。

朱家長子朱庭界挺過家族巨變後成立基金會幫助弱勢家庭,希望用教育為台灣帶來更多可能性。(圖/翻攝向善基金會臉書)
朱家長子朱庭界挺過家族巨變後成立基金會幫助弱勢家庭,希望用教育為台灣帶來更多可能性。(圖/翻攝向善基金會臉書)

朱庭界後來成立了向台農產,選擇用台灣米食創業,他笑著說,一開始孤身一人前往東部訪查,在當地並沒有人認識他,讓他第一次有「重獲新生」的自由感,也更能放手一搏。除了堅持產品實在,也從「稻穗越結實纍纍越低頭」中學到謙遜的重要性,並透過販售台灣好米,讓更多人重新認識台灣這片土地的生命力。

除了開創自己的事業外,朱庭界2011年也透過「向台教育基金會」成立「向善前鎮兒少社區照顧中心」,添購設備並聘請專業社工師關懷弱勢家庭的教育問題,成立照顧中心據點,提供課後輔導、夜間照顧、家庭關懷等服務,提供孩子們一個可以吃飽穿暖、安心讀書的環境,曾獲高雄市社會教育貢獻獎、教育部社會貢獻獎等肯定,因為他認為「教育才是最能翻轉人生命運的手段!」

朱安雄 朱庭界 長谷民生辦公大樓 海蟑螂 丁旭東 妨害行使所有權 管委會 前鎮朱家 朱挺珊 向台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