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華燈現實版2/獨居老人想租房難如登天 社宅政策遭轟「騙人的」

獨居老人 社宅 街友 蒲公英協會 華燈初上 杜宇光 老有所終 輔導移工 悶死 自殺 社會住宅 難租屋
華燈現實版2/獨居老人想租房難如登天 社宅政策遭轟「騙人的」

蒲公英協會說,像阿金阿嬤這樣的獨居老人個案遠遠不止一件。(圖/劉耿豪攝)

桃園市中壢區阿金阿嬤曾在歡場日進斗金,如今卻蜷縮在發霉的浴室勉強容身,有如熱播戲劇《華燈初上》現實版。在當地服務移工和弱勢民眾的蒲公英協理事長杜宇光坦言,阿金阿嬤並不是唯一個案,而協會能給予的資源有限,期盼政府能真正看見長者需求,讓每位長輩都能真正的「老有所終」。

「蒲公英」原先主要從事新移民協助服務,在協助、輔導移工過程中意外得知獨居老人的困境,儘管協會只有4名成員,仍希望能幫助一個是一個。杜光宇說,光是中壢地區就有超過300名獨居老人,要一一查訪確實有其難度,他也發現,獨居老人多半與世隔絕,又會因固執而將身邊的人越推越遠,「獨居老人根本就和街友差不多,差別只在於他們比街友多了一個房子。」

蒲公英協會理事長杜光宇坦言獨老和街友幾乎沒有差別,「只是多了個房」。(圖/劉耿豪攝)
蒲公英協會理事長杜光宇坦言獨老和街友幾乎沒有差別,「只是多了個房」。(圖/劉耿豪攝)

杜宇光提到,他曾服務過一位國民政府時期的情報員,協會上下都尊稱其為「葉大哥」,「葉大哥」因職業特殊,在辛辛苦苦工作大半輩子後,最後竟不被政府承認,讓「葉大哥」認為自己被政府拋棄,一度低迷消沉。

所幸「葉大哥」退休後順利成家,他與妻子住在4樓的老公寓裡,但甜蜜時光沒有持續太久,其妻子因罹患疾病住進安養院插管治療,他也患上帕金森氏症和癌症,夫妻倆都成為需要被照顧的病人,「葉大哥」卻堅持要將妻子接回家住。

「我們知道真相嚇壞了,葉大哥竟是想帶著大嫂一起走。」杜宇光說,葉大哥當時不斷向協會哀求,表示「插管太不人道」,希望能將妻子帶回家,但協會上下百思不得其解,在循循善誘的追問下,才得知他堅持的理由,竟是「要把老婆悶死後再自殺」,讓協會的人大驚失色,堅決拒絕幫葉大哥把老婆接回家,也凸顯目前獨居長者所面臨的困境。

杜光宇說,社會住宅政策根本是騙人的,因為許多獨老連房子都租不到。(圖/示意圖、蒲公英提供)
杜光宇說,社會住宅政策根本是騙人的,因為許多獨老連房子都租不到。(圖/示意圖、蒲公英提供)

杜光宇指出,獨居長者目前面臨許多問題,包括心靈上的沒人陪伴,以及日常生活上的無處安身,他說,要協助獨老找到一處可以安居的租屋處,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也讓他忍不住感嘆,「社會住宅根本就是騙人的,政府有思考到社會上有一群人連租屋都租不到嗎?」

杜光宇提到,他曾見過一個個案的住家牆壁長滿青苔,整間房屋潮濕不堪,但他卻相當感謝,「因為這是他唯一能住的地方了」。他也坦言,從他們所接觸的業務來說,獨居老人和移工相比,兩者間儘管都有各的難處,但移工比起來其實相對好協助他們回到正軌,因為移工多半是暫時性,而要改變獨居老人們他們大半輩子的生活方式和固有觀念,多半只是徒勞無功,「很多時候我都覺得,我不是在面對老人家,我是在面對整個時代。」

獨居老人 社宅 街友 蒲公英協會 華燈初上 杜宇光 老有所終 輔導移工 悶死 自殺 社會住宅 難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