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區塊
社會
時事

國三生遭割頸亡!兇惡學生反受保護 師曝難處:哪個為人師表願意看到學生被傷害

新北市一所高中附設國中部發生彈簧刀濺血衝突。(圖/Google Maps)

新北市一所高中附設國中部發生彈簧刀濺血衝突。(圖/Google Maps)

新北市某高中附設國中部25日有男學生為了替「乾妹」出頭,一言不合下用彈簧刀朝另一名國三生的頸部和胸部刺去,導致被害人當場血流如注,急救後仍宣告不治,引發社會譁然。有一線教師就感歎,在輔導管教辦法中,像兇嫌這類學生,反而是「比較受保障的」,也有醫師感嘆,「這就是標準的黑暗校園,當這社會連對蘿蔔刀都感冒,發生這事不覺得諷刺嗎?」

毒理專家招名威昨在臉書發文感嘆,看了好傷心,短短的人生,才15年就被用這樣的方式離開人世,楊同學一路好走,他不解,是什麼樣的想法會帶彈簧刀到學校?又是什麼樣的心態會拿刀子去割同學的喉嚨?「殺人的郭同學,一時逞兇你毀了多少人的人生,你知道嗎?人家的人生,人家的家庭,還有你自己的人生跟家庭也毀了,你懂嗎?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你沒有媽媽嗎?你媽媽不愛你嗎?為什麼要去割人家兒子的喉嚨」。

對此,有一線教師也有感而發地在貼文底下留言,「可能各位不是現場,很難理解我們現場一線老師的困境」,他指出,學生輔導與管教辦法中,很多是保障學生的立場。教師的管教都必須依循其辦法規範。那難處來了「像這樣兇惡的學生」其實在輔導管教辦法中,反而是「比較『獸』保障的」。因為,所有的學生在輔導管教辦法中的流程都一樣。你如果是現場教師,你也無法對這個兇惡的學生做任何的事情!接著,雖然受害學生本身是正確的,他為了保護自己班上的同學,仗義挺身,但下場就是這樣!

這位一線教師還點出幾點問題,包括「兇惡的學生本身就在幫派宮廟生活,他的『正常』就是拿著刀逞兇鬥狠的那種才叫『正常』」、「體罰不體罰,其實對這類的學生根本無傷大雅。只是加深他對於學校的惡意」、「學校基於面子理由,很多這類的學生無法與警察、法務之間有良好的交集」、「這種剛從少觀所出來的孩子,特別兇惡!因為他才剛『進修結束』,可能修習到更兇惡的手段與口氣。台灣的法律對於這類的孩子沒有設立一個中途點,甚至是設置一個管制點,造成風險直接進入校園。」

他最後也憤慨地痛批,「這個正義的少年,即使沒有受傷、死亡,最後他可能都需要面對這個兇惡少年在國中無時不刻的盯梢。學校敢介入嗎?最後最有可能的就是『這些出頭保護同學的好同學、正義學生,都必須轉學』」。最後他對楊生哀悼,疾呼這個社會該面對的是「已經造成錯誤的校園輔導管教辦法。」

姜冠宇醫師也在臉書發文指出,這哪算是什麼偶發意外,這是校園安全的層層落實每一環都有問題,同學們還發展到找危險人物當靠山,校園暴力零容忍形同不存在的觀念,一點道德觀念都沒有,老師在扮什麼角色都不知道,這就是標準的黑暗校園。他也直呼,當這社會連對蘿蔔刀都感冒,發生這事不覺得諷刺嗎?「我若是有在這學校孩子的家長,哪怕是相關班級與否,我絕對不會讓我的孩子繼續待在這間學校。」

但另一位經營「正想對你說」臉書粉專的林用正老師,則認為「我覺得應該請醫生來學校上班一個星期,他(姜冠宇醫師)就會了解目前學校老師什麼事情都無法做,都是處於一個施不上力的窘境。況且,哪一個為人師表會願意看到學生被傷害或傷害人?」他表示犯案學生一定有類似紀錄,很多生教人員每次進行完通報後,收到的回覆大概如下:請依規定完成通報後續作業與處置、請校方追蹤關懷並協助處理,「所以,怎麼做比較好?今天就差出來制止的不是老師,不然老師也是被刺。」

林用正老師感嘆,今天看到新聞還說要落實情緒教育,「我的老天爺啊!到底要把00教育丟給國中小來做,Ok蹦貼起來就沒事了嗎?每次看到什麼新聞案件,建議又是加強00教育,我都想要說: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