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時事

放學弟單獨處理失控男 出一張嘴國道警有隱情

國道警 葉毓蘭
放學弟單獨處理失控男 出一張嘴國道警有隱情

因放學弟單獨處理失控民眾的學長已遭記過,據了解,被記過員警表示,「非常抱歉」。(圖/葉毓蘭臉書專頁)

國道警局第六大隊24日晚間獲報「民眾在國道上徘徊」,立刻趕往現場處理,過程中卻是一名員警獨自壓制民眾,雙方發生激烈扭扯,另一名「學長」同仁卻不斷講電話,並未出手幫忙,引發民眾議論;相關影片曝光後,這名講電話的員警已遭記過處分。據了解,被記過的學長已在警察群組中發聲,「我丟同學們的臉,非常抱歉,已經向長官自請處分!」

國民黨立委葉毓蘭對此則表示,該事件過程中,因民眾語焉不詳,疑似精神有異,非屬刑事現行犯且無脫序行為,所以其中一員以電話聯繫家屬,另一員為防止發生意外,阻止其移動,卻引起誤會以為是學弟奮力壓制中,學長仍在打手機,視若無睹。她認為,學長打電話連繫家人,或許出於善意,但衡量情勢,協助學弟壓制可能暴走又衝上國道的民眾,更有急迫性。

葉毓蘭說,這個「過」記得冤不冤枉,還是太重、太輕,恐怕是見仁見智。她也表示,警察面對的狀況,日新月異,千奇百怪,單憑個人過去的經驗,都無法涵蓋每天的突發事件,執法永遠有太多不可預期的危害,這也是警察這份職業必然附加的風險。她強調,「記過很痛,但如果不保持警覺,瞬間可能就是生死交關的挑戰。」

國道警 葉毓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