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綜合

醫材自費額新制惹怒!重症兒童家屬憂「高品質」恐退出 台灣醫療水準不進反退

醫材自費 重症兒童 台灣醫療水準 邵之雋
醫材自費額新制惹怒!重症兒童家屬憂「高品質」恐退出 台灣醫療水準不進反退

金融法制暨犯罪防制中心董事長邵之雋。(圖/李蕙璇攝)

健保署宣布8月將就8大類醫材、352項醫材訂定差額收費上限,高達89%的醫材即將調降,待實施新制後,醫院使用健保規範的差額醫材就須遵守收費上限,否則最重祭出違約處置。

該決策傳出後,引發各界相當大反彈。金管會周邊相關團體「財團法人金融法制暨犯罪防制中心」董事長邵之雋,更是以身為重症患者家屬身分,反對新措施,還大膽直言說:「我對於自付差額醫材限價政策最擔心的副作用,就是高品質醫材退出台灣,台灣醫療水準將不進反退。

邵之雋最後選擇自體骨髓移植救兒子,現在仍須長期接受醫療及觀察。(圖/翻攝臉書)
邵之雋最後選擇自體骨髓移植救兒子,現在仍須長期接受醫療及觀察。(圖/翻攝臉書)

金融法制暨犯罪防制中心董事長邵之雋表示,根據他的了解,保險業者普遍不贊成這個政策。希望健保署長李伯璋能再想想看,停下這個錯誤的政策外;金管會主委黃天牧也不應該置身事外,嚴肅面對這個政策對保險業的衝擊。

邵之雋並同時以身為「罹患極重形再生障礙性貧血(VSAA)兒童的父親,對於此政策提出的建言「健保署『假會』,自付差額醫材限價不但影響醫療市場秩序,也傷害金融發展」,現身說法他的心聲。

以下以第一人稱呈現邵之雋吐露的心聲。

我是金融法制暨犯罪防制中心董事長邵之雋,同時是身為「罹患極重形再生障礙性貧血(VSAA)」兒童的父親

從重症病患而言,藥物品質本來就決定治病成功率,甚至能否存活的關鍵;我兒子本來可以選擇免疫治療,但是因為健保給付關係,較好的免疫製劑退出台灣,自費都買不到,而現行製劑經評估後效果可能不佳,我兒子不得不走上毒性較高的移植這條路。

這也是我對於自付差額醫材限價政策最擔心的副作用:高品質醫材退出台灣,台灣醫療水準將不進反退。

以我自己為例,我幫我兒子買醫療保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擔心有一天像現在的風險產生,透過醫療險可以讓我兒子得到比健保更好的醫療處遇,這也是醫療險存在的目的。結果我兒子的情況是,有保險也換不到好的醫療處遇。

事實上,醫療險的概念是危險人團共保制,就保險公司而言該險種僅賺行政費用,若理賠支出降低,保險監理機關在審議新保險商品時降低保費,並提高舊保險商品的理賠額度。

長期而言,自付差額醫材限價政策,對保險業來說不會因此賺錢。反而在自付差額醫材限價制度下,醫療險變成「雞肋商品」,降低民眾購買意願,在金管會目前推動保障險替代儲蓄險的保險業轉型策略下,對保險業發展將會造成長期的傷害。

以我來看,自付差額醫材限價就是一個只看得到自己想法,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的象牙塔政策。制定政策的人並不了解在醫療市場上健保與商用保險的分工的本質,這種「假會」的政策不但傷害台灣醫療市場,也影響了正常金融發展。

健保署宣布8月醫材調降範圍

針對8大類醫材、352項醫材訂定差額收費上限,高達89%的醫材即將調降,包括人工水晶體、特殊材質生物組織心臟瓣膜、淺股動脈狹窄塗藥裝置、冠狀動脈塗藥支架、特殊功能人工心律調節器、複雜性心臟部整脈消融導管、特殊材質人工髖關節、調控式腦室腹腔引流系統等。

醫材自費 重症兒童 台灣醫療水準 邵之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