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直擊

【為浪孩而活5】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 看到狗就忘記傷痛

台中 望高寮 經費 酗酒 家暴 獨居 租屋 浪孩 飼料 生病 傷痛 簡吟儒 簡媽媽
【為浪孩而活5】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 看到狗就忘記傷痛

看到狗狗吃飽了,和她親密互動,簡媽媽也開懷大笑。(圖/翻攝自簡媽媽狗園臉書)

在台中望高寮收容600毛小孩的簡吟儒(簡媽媽),目前最大的困難就是經費不足,而且即將面臨第8度搬遷,事實上,這種艱難的日子她已經過了20年,所幸目前的生活雖然同樣困苦,但簡媽媽看到毛小孩就會忘記傷痛。

簡媽媽說,嫁給酗酒愛玩女人的丈夫後,經常飽受驚嚇及家暴,但「夫家從上到下都是維護自己的人,公公還叫我要認命」。即便心已千瘡百孔,她仍咬牙擔負起家計,曾經凌晨3點半就去南北雜貨店上班到晚上8點,接著趕去日本料理店工作1小時,晚上9點多返家看顧癱瘓的婆婆,同時又兼差當媬姆帶一對雙胞胎,自己還有3個兒女要照料。

逢年過節得搓湯圓,粽子一次還得包200個,左鄰右舍直誇她真不簡單,一人當數人用,殊不知只有自己明白「真的是打落門牙和血吞」。簡媽媽苦笑著說,「婆婆癱了12年離世,不久公公也跟著去了,唯一不變的是先生,最後把我掃地出門。」

過度勞累讓簡媽媽精神不濟,造成她經常摔倒骨折受傷,但即使行動不便,簡媽媽仍撐著拐杖照顧她的狗狗。(圖/翻攝自簡媽媽狗園臉書)
過度勞累讓簡媽媽精神不濟,造成她經常摔倒骨折受傷,但即使行動不便,簡媽媽仍撐著拐杖照顧她的狗狗。(圖/翻攝自簡媽媽狗園臉書)

「真心換來的只是一場絕情」。等到3個孩子陸續成年自立,簡媽媽毅然決然在外租屋獨居;同樣天涯淪落,以前街頭浪孩就已吸引她的目光,是她受創心靈的依託,也常餵食,離家之後從此全心投入。

百忙之中還是得堅持上班,是因為多少可以支付狗場基本開銷,但有限的薪水要付房租、買飼料、看醫生,山窮水盡時也只得低頭借錢。即使感冒不適常硬撐著不敢看病,畢竟每1元都得花在刀口上。

簡媽媽每天只吃一餐飯的生活方式行之多年,而那一餐還常是在工作地點老闆請客的。簡媽媽說,記得有一次生病,加上餓到發慌,想喝個豆漿,無奈錢包見底,只得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才收集了15元,「過了很久的這種日子,也不知怎麼熬過來的?回想起來也感到辛酸。」

台中 望高寮 經費 酗酒 家暴 獨居 租屋 浪孩 飼料 生病 傷痛 簡吟儒 簡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