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最新

南韓宅配員疑受「職場霸凌」輕生 身旁遺書開頭寫下:我很委屈

南韓 宅配員 職場霸凌 輕生 遺書
南韓宅配員疑受「職場霸凌」輕生 身旁遺書開頭寫下:我很委屈

南韓一名宅配員輕生,揭露出南韓國內物流業,正暗藏著許多仍待解決的社會問題。(示意圖/Pixabay)

新冠肺炎疫情延燒全球,導致許多公司企業都出現人力不足的狀況。南韓羅森特快(Rosen Express)一名40多歲宅配快遞員金莫(Kim Mo),曾在釜山的Gangseo分支機構工作,疑似因為受不了公司壓力、霸淩、負債等因素,在10月20日淩晨選擇輕生,20日早上在羅森特快(Rosen Express)Gangseo分店被發現遺體,並且在身旁留下了以「我很委屈…」為開頭的遺書。

據韓媒《News1》報導,此事也暴露出過勞死以及職場霸淩已成為一個迫切待處理的社會議題。這起悲劇發生在10月20日淩晨3點左右,一名年約50歲的宅配員金莫,被發現陳屍在公司的物流大廈內,身旁留下了3張A4白紙大小的遺書,開頭就寫著「我很委屈」。

據南韓宅配業勞動工會透露的遺書內容,表示快遞員正在準備全國考試,車子也得自己花錢買,每月扣掉手續費與稅款,根本賺不到200萬韓元(約新台幣5萬塊)。

金莫更指控他在該公司所遭受到的悲傷和不滿,公司明知不能繼續招募司機,卻仍然為了賺取更多的保證金與權利金,大量雇用物流司機。此外,根據工會的說法,金莫希望在收入減少,與銀行之間的信譽下降時離職,另謀出路。但公司卻向此時欠下大筆債務的他施加壓力,要求賠償損失,除非找到能頂替他的人選。

最後,金莫不得不在他的車上一直貼著「招聘廣告」,直到他去世前。他在遺囑中憤怒表示:「如果他們試圖履行職責,那我也沒有選擇輕生的必要了。」

另一方面,宅配公司否認了一切的指控,他們表示:「沒有在金姓宅配員離職前索取損害賠償,也沒有對他施加職場霸淩。」 該分行的一位官員更劃清界線表示「金莫計畫於11月終止合約,合約中明確規定,離職前必須替自己找到頂替人選」和有關該機構因職場霸淩而做出輕生選擇的說法是不符的。宅配公司總部則沒有明確表態,僅表示遺憾:「將會盡全力釐清整個事實真相。」

◎給自己一個機會:張老師專線 1980、安心專線 1925、免付費生命線 1995。

南韓 宅配員 職場霸凌 輕生 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