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姐弟精錢爆1/幼教女強人求弟代孕圓夢當媽 「精主是我」胞弟翻臉擄嬰勒索

代理孕母 借精 人工生殖法 烏克蘭 代孕 背信 混血 洋娃娃
姐弟精錢爆1/幼教女強人求弟代孕圓夢當媽 「精主是我」胞弟翻臉擄嬰勒索

K女(右)渴望擁有孩子,因此向弟弟阿強借精,赴烏克蘭找代理孕母產下雙胞胎,事後阿強竟擄走雙胞胎勒索500萬,K女只好求助於司法。(圖/攝影組)

在台灣爭議20多年的代理孕母(代孕)議題,隨著同志婚姻合法化,加上去年代孕已被納入《人工生殖法》修正草案,經立院一讀通過,再度喚起不孕男女以及同性伴侶心中的育子夢;許多求子若渴的男女,等不及法令通過即前往國外找尋代孕,卻也因此傳出不少糾紛。高雄市就有1對姊弟,1人出錢1人出精赴烏克蘭代孕,生下雙胞胎後,弟弟卻將反悔不將孩子給姊姊,反而利用孩子向姊姊勒索錢財。

高雄市1名55歲的K女(化名)是典型的不婚主義者,經營幼教事業有成的她,一直渴望擁有自己的孩子,幾經思考,決定砸下重金央求自己的親弟弟阿強(化名,53歲)代為「出精」,赴烏克蘭找代孕進行人工生殖,雖然代孕順利誕下兩名漂亮的混血女娃,沒想到卻讓兩姊弟為此翻臉,對簿公堂。

代理孕母生下了一對像洋娃娃一般可愛動人的雙胞胎女娃。(圖/讀者提供)
代理孕母生下了一對像洋娃娃一般可愛動人的雙胞胎女娃。(圖/讀者提供)

K女有4個姊姊及2個弟弟,在家排行老五的她,畢業後擔任幼教老師,20多年前,K女建立自己的幼教王國,在事業有成後才意識到自己除了工作,也渴望成為母親,但年過半百的K女已失去生育能力,也不知道要先凍卵,種種因素讓K女對擁有孩子一事感到絕望。

2016年,K女認識一位曾赴烏克蘭找代孕產下龍鳳胎的T女,K女透過T女接觸烏克蘭代孕機構,「我的想法比較傳統,希望孩子有著自己家的血脈。」K女因此拜託阿強捐精,自己則負責所有代孕相關支出費用,兩姊弟並約定好,孩子出生後由K女收養。

阿強在K女的苦苦哀求下答應捐精請求,因為到烏克蘭找代孕,當事人必須為「夫妻關係」,K女於是砸下包括代孕費用、醫療費用、來回機票、住宿、生活及娛樂等大約447萬台幣,讓阿強與妻子阿媚(化名,50歲)同赴烏克蘭找代孕。

2017年3月,阿強與阿媚到當地代孕醫院取精,醫院也提供卵子捐贈者名冊,讓他們從捐卵者的外貌、健康狀況篩選,K女也透過網路向弟弟強調,捐卵者需「棕髮、白膚、無病症」,在與醫院簽完約後阿強返回台灣,醫院經過兩次的體外精卵結合,皆宣告失敗,直到第三次卵子才成功受精,並移植到醫院安排好的代理孕母子宮中。

10個月過去,代理孕母產下1對混血雙胞女娃,阿強夫妻將雙胞胎帶回台灣後,卻未依約與K女辦理領養手續,而是在K女53歲生日當天,將孩子強行抱走,還多次以「精子是我的,孩子就是我的」為由向K女勒索500萬,氣得K女提告《背信罪》。對於遭親姊控訴挾娃勒索一事,阿強表示,他很忙,沒有時間回應此事,隨即匆忙掛上電話。

孩子遭擄走後,K女不斷傳訊息與阿強聯絡,但均未獲得回音,讓她只好一狀告上法院。(圖/讀者提供)
孩子遭擄走後,K女不斷傳訊息與阿強聯絡,但均未獲得回音,讓她只好一狀告上法院。(圖/讀者提供)
代理孕母 借精 人工生殖法 烏克蘭 代孕 背信 混血 洋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