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畸形政策移工荒4/看護工轉廠工月薪翻倍 製造業手伸長照家庭搶人

疫情 缺工 移工 製造業 勞動部 看護 人力仲介 外勞 黃杲傑
畸形政策移工荒4/看護工轉廠工月薪翻倍 製造業手伸長照家庭搶人

疫情下移工入境不易,看護工申請轉換至製造業的數量又莫名暴增,對於長照家庭而言,要承接到別人釋出的看護,將有段空窗期。(圖/黃杲傑提供)

全球疫情大爆發後,入境移工數也跟著大量下滑,各產業缺工情況嚴重,此時國內移工跨業轉換的數字也悄悄發生變化。多名學者及立委紛紛指出,製造業為解決缺工窘境,將手伸向照護家庭搶工,往年看護工申請轉換至製造業的數量不到100人,去年起出現倍數成長,背後影響的是一個個失能家庭,在疫情期間凍結引進移工、僧多粥少的情況下,何時得以承接他人釋出的看護,根本無法預測。

根據勞動部近3年資料顯示,看護工申請轉換至製造業於2018年共91人、2019年共66人、2020年共287人,為過去的3倍以上,而今年光是1~3月就有1023名。

根據《就業服務法》第53條第四項之「轉換準則」,惟受性侵害、性騷擾、暴力毆打,或經鑑別為人口販運被害人者,才能申請跨業轉換。難道疫情期間非法事件也跟著增加?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黃杲傑說,現在各行各業都缺工,尤其疫情暫停移工入境,更是出現搶工潮,合法外籍看護月薪僅1.7萬元,都期待能轉做薪水較高、每個月3、4萬的廠工,於是不少怠工、要求加薪的情況,逼迫雇主同意轉換產業,這種「洗工」的結果造成失能家庭被迫出現照護空窗。

勞動部長許銘春5月受立委蘇巧慧提問時也表示,產業缺工加上移工社群朋友介紹、鼓舞,造成很多家庭看護工轉換至產業移工,目前轉換準則原則不開放,但發現部分移工利用巧門如怠工、騷擾僱主,目前也研擬修正轉換準則,以轉同業優先,扼止其行為。

另外,缺工也造成黑市的薪資行情增加,移工為賺取高報酬選擇逃逸,根據勞動部統計,截至2021年4月,行蹤不明失聯的移工共有51,374人,而聘用看護行蹤不明,雇主必須要再等上3個月才能重新聘雇。立委葉毓蘭曾投書媒體表示,現行的移工政策,在國際壓力下,一味的維護移工人權,雇主相對弱勢,逃逸的罰則毫無嚇阻作用,國內又因為勞動力嚴重短缺,黑市勞動市場熱絡,26萬個社福類移工的雇主,惶惶不可終日。

不少家庭有女傭或照護需求,但申請條件嚴格,因此變相從黑市中找人力幫忙。(圖/黃杲傑提供)
不少家庭有女傭或照護需求,但申請條件嚴格,因此變相從黑市中找人力幫忙。(圖/黃杲傑提供)

國內移工勞動制度不完善,台灣成為外勞鑽漏洞賺快錢的天堂,也影響著原生國仲介方的營運策略。「逃跑的移工,仲介方就收不到服務費,國外仲介公司訓練有素的移工也不敢讓他來台灣,因為台灣鼓勵移工逃逸賺高薪的制度,聰明的、反應快的早就跑了,因此引進的看護移工素質也變得越來越差。」黃杲傑更提到,政府對於國人申請合法移工訂出嚴格條件,導致部分需求也從黑市中尋找,像是很多需要女傭的家庭,達不到申請資格,也以看護名義申請移工,黃杲傑形容,「這是制度誘拐犯罪,導致台灣移工市場越走越畸形。」

黃杲傑從民國80年起從事外籍移工人力仲介,他說,台灣過去對就業服務市場了解的官員都早已退休,政黨不斷輪替,勞動部上層主管幾乎都跟本業無關,來來去去猶如過客,整個就業服務法早已經被知識片段的官員修得體無完膚,根本無法達到管理的目的。

疫情 缺工 移工 製造業 勞動部 看護 人力仲介 外勞 黃杲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