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調查

高端之亂1/抗SARS英雄救死扶傷竟挨告 王任賢:「我是憑良心說話」

傳染病防治法 高端 王任賢 防疫學會理事長 EUA 陳瑞敏 李貴敏 價差 第3期臨床試驗 陳培哲 公衛醫師
高端之亂1/抗SARS英雄救死扶傷竟挨告 王任賢:「我是憑良心說話」

2003年SARS肆虐台灣,王任賢(左一)當時是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感染科主任,與醫療團隊進行封院演習並就位待命。(圖/報系資料照)

「高端告我違反《傳染病防治法》還說我散播疫情謠言或不實訊息」,其實「《傳染病防治法》是我參與制定的,沒想到現在卻被濫用」,提到被高端控告多項罪名,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醫師笑著說,當了一輩子醫師,從來沒有醫療糾紛、也沒被任何人告過,現在快退休了才被告,「歷練一下也很好」。

高端公司不滿王任賢多次在媒體投書及受訪,質疑高端療效、涉貪和違規取得EUA(緊急使用授權),因此指控王任賢多項罪名並到台北地檢署提告,還要求司法機關「盡速偵辦、以正視聽」。由於王任賢在SARS疫情期間曾任「中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官,創下「中部零起院內感染」傳奇事蹟,這個在台灣傳染病領域的超狂背景,使得他和高端的官司引發社會極大關注。

總統蔡英文公開接種高端疫苗,不過高端疫苗受到不少醫師和專家質疑。(圖/趙文彬攝、本刊資料照)
總統蔡英文公開接種高端疫苗,不過高端疫苗受到不少醫師和專家質疑。(圖/趙文彬攝、本刊資料照)

目前是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的王任賢,畢業自台大醫學系,專長是發燒疾病、性病、愛滋病及感染相關疾病,他在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州立大學接受感染科性病訓練,返台後碰到愛滋病逐漸流行,因此推動愛滋病防治,進而與衛生署(現為衛福部)有所接觸,並擔任疾管局(現為疾管署)顧問,後來在局長蘇益仁支持下,與副局長施文儀合作制定《傳染病防治法》,不料高端竟拿他擬出的法律告他。

王任賢指出,高端說他指高端疫苗是「無效疫苗」,其實他從來沒這樣講,他是指高端未曾向民眾證實疫苗有效。他認為高端應該控告誹謗的對象是日本政府與台灣的指揮中心,真正誹謗高端疫苗無效的是日本政府,因為日本開放接種國際認證疫苗旅客入境自由行,但高端疫苗不在認證名單,形同禁止高端戰士入境,而台灣的指揮中心主張重打3劑疫苗來補強高端,等於是官宣高端的效果。

至於高端疫苗涉貪的部分,王任賢解釋,這是監察院審計長陳瑞敏在立法院報告時,立委李貴敏披露每劑成本是100多元,但是政府的買價卻是700多元,高端疫苗採購雖然合法,但不是合法就可以不用對外解釋,中間價差是用公款買的,政府又沒有好好說明差價的來龍去脈,一開始還說要把採購合約封存30年,所以貪瀆當然是老百姓心中合理的懷疑。

對於高端取得EUA(緊急使用授權)是否違規,王任賢指出,高端雖然是EUA特許上市,依然要遵守政府的規範,應該要有第3期臨床試驗,可是當初政府縱容高端疫苗只有1.5期臨床試驗就核准EUA,被舉發後,政府要求高端補足資料。可是已上市的高端根本不理會,等衛福部長說重話後,高端就央求政府幫忙把資料補齊,然後拿其他資料湊數,當成是第4期的資料,跟疫苗保護力完全沒關係,只是為了選舉或圓謊。

高端股價暴起暴落,引起極大爭議。(圖/張文玠攝)
高端股價暴起暴落,引起極大爭議。(圖/張文玠攝)

王任賢強調,當初中研院的陳培哲院士就是因為不同意高端疫苗在未取得3期人體實驗數據前就取得EUA,於是退出專家會議。但高端疫苗就像一個壞孩子,這孩子一開始就不好,竟能謊稱是「莫德納的孿生兄弟」,其實高端只是使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公布在網上的序列,眾人皆可用,就被吹成「嘴角全沫」,還被爆料只是一間炒股公司,完全沒有疫苗製造的經驗,但卻能在政府放棄監管的情況下,產製得不到國際認可的疫苗。

王任賢不滿指出,高端說他涉嫌干預股市,違反《證券交易法》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操縱價格罪,可是他根本不玩股票,多年來只有年輕時當醫師第一年買過台泥和亞泥股票各一張,對於高端疫苗的相關問題,都是基於公衛醫師的良心寫成文章並公開發表,而高端提告其實只是壓制了醫者的良心。

傳染病防治法 高端 王任賢 防疫學會理事長 EUA 陳瑞敏 李貴敏 價差 第3期臨床試驗 陳培哲 公衛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