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區塊
娛樂
人物

專訪 一次 小薰 黃瀞怡(下)/我的正能量太大了,必須要有負能量來平衡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我覺得人生要專注做一件事情就很難了,更何況妳要去演這個人的人生,然後妳要演兩個人的人生……我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薰說自己是不軋戲的,一次就專心拍好一部作品,劇本到手了,開始抓感覺、找畫面,決定要不要接拍,到現在即使學生製片、短片也都會拍,就因為好玩,拍完了,休息一陣子,繼續尋找下一個養分在哪。

去年小薰發現身體出了點狀況、覺得累了、任何劇本都提不起勁了,決定先放空一陣子,也才讓今年曝光的作品數量比較少,這種疲乏、放空、充電、再起的過程,但這疲乏卻讓小薰很享受,「這能就是……我瘋了吧,可是我又不會因為我接演的角色,把一些情緒帶到家裡面去,我覺得我還蠻幸運的是,每當不管再重的情緒,只要一喊卡,我就可以跳脫出來,要不然我覺得我現在應該就是在精神病院。」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我的正能量太大了,我必須要有負能量來平衡一下,要不然我根本沒辦法去 體驗到這些悲慘的人設、她們是怎麼過活的。」

小薰回想入圍金鐘迷你劇集女主角的《追兇500天》,算是少數有把那種負面陰暗帶到家裡的作品,回到家都不想開口講話,然後面對莫子儀,兩人戲裡是敵對關係,戲外也對小薰似乎刻意保持距離,有一場小薰為了幫弟弟背罪接受偵訊的戲,各種情緒轉折、鏡頭移動、光線調整環環相扣,拍完全場包括莫子儀直接站起來鼓掌,小薰當下只想著「我做錯了什麼?還是有要幫誰慶生?」直到確認大家是為了自己的表現拍手,「我才真的又再度被認可,就是說『欸,小薰,妳真的是會演戲的人』。」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我覺得當演員好難,妳必須要很赤裸的把妳內心裡面的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喜怒哀樂,妳要攤開在攝影機前可能讓全世界的人看到,妳的情緒、妳的演技、妳的一切、甚至妳的黑暗面,我覺得這是一件好難的事。然後現場演員不是只要把戲演好就好,可能還要看燈光看走位……我發現演員其實要很專注現場的每一個動線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然後又要很厚臉皮的可能在大街上 演一個大吼大叫的戲碼,然後可能要跌倒、可能要幹嘛的,真的是要把妳羞恥心拿掉。」

為了演戲可以把一切都拿掉,但其它部分可能就真的有過不去的心魔,她之前受訪時明白了說自己在原住民中是不擅長唱歌跳舞的,而且當年還是黑澀會美眉時只要拿起麥克風手都會麻,「我覺得唱歌裡面我找不到一個歸屬感跟安全感,我得不到大家認可的眼神,然後覺得那我為什麼要去做一個會讓自己沒自信的事情。」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可是當我進來這個圈子,我又發現我也不是到很不會唱歌,就是我要不停的 尋找我自己的價值是在哪裡。」

還好小薰擺脫質疑跟她擺脫角色負能量的速度差不多快,睡一覺醒來又正向陽光,這兩年又踏入錄音室,超級害怕聽到自己聲音的小薰,敞開胸懷嘗試了,發現自己的聲音唱歌也不是件難事、會欣賞自己的聲音了,2005年出道,這兩年拿獎、肯定自己的演技、聽自己的聲音,與其說等了很久,不如說上天給的養分,到這個時間點認同了自我。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聊到下一部即將拍攝的作品,聽來又會是個不輕鬆的過程,小薰開著玩笑說著角色的難度,開始想像起到時推出後又可能會看到她多悲情或是多駭人的極端情緒,請打開時周大紅人YouTube頻道(https://reurl.cc/4QmVGX)及PODCAST頻道(https://reurl.cc/RjM7An) ,聽聽正能量的小薰,怎麼去面對跟消化作品。

服裝

ALLSAINTS TULIA RONNIE 黑洋裝/11,200元

H&M 米色抓皺荷葉短上衣、米色抓皺短裙/價格店洽

攝影:許方正
攝影協力:林士傑
影音:鄭勝奕
造型:Ting
妝髮:李昀熹 이균희
服裝:ALLSAINTS、H&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