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偏鄉悲歌3】7成癌友獨自就醫 騎機車長途跋涉

偏鄉 癌症 就醫 醫療資源 交通
【偏鄉悲歌3】7成癌友獨自就醫 騎機車長途跋涉

暖心社工師再現!林予晞翻山越嶺陪癌患就醫,呼籲大眾一起樂捐。(圖/台灣癌症基金會提供)

偏鄉癌友除了因為交通不便導致無法穩定就醫,台灣癌症基金會副執行長蔡麗娟說,透過定期關懷偏鄉癌症個案,台灣癌症基金會探究出銀髮偏鄉的癌友多數面臨「偏鄉銀髮三顧」困境的型態,分別是「獨老自顧」、「老老相顧」、「隔代照顧」三個現象。

「獨老自顧」是指沒有另一半或後代而獨居,或是子女居住在他處,無法就近照顧而獨居,處於無家人可依賴。有將近70%的南部、東部癌友經常在無人陪同的情況下獨自就醫,最常使用危險性高的機車作為回診治療工具。長途的往返就醫會讓身體不適狀況增加,此時仍自行騎乘機車就醫,將大幅增加長距離的交通危險性。

根據衛福部的老人狀況調查顯示,如果家中主要照顧者是65歲以上的人,照顧的對象有49.1%是配偶,也就是所謂的「老老相顧」。台灣癌症基金會定期關懷偏鄉癌症個案,統計出2017與2018年就醫交通補助之個案,結果顯示:共同生活成員有近30%僅與配偶同住,老伴兼看護為常態。

家庭模式除了「兩老」相顧之外,還有「隔代照顧」。根據104年各縣市高風險家庭案件之隔代教養戶數/總戶數比,東部地區縣市皆落在最危險的第四級、第五級區間(根據危險程度總共為一~五級)。主要照顧者亦要肩負「隔代教養」年幼孫子女的教養與照顧責任,甚至是自身子女為中老年智障者。此兩者大部分皆無生活自理能力,必須隨時帶領在左右,繁重的病人照顧及多重的家庭角色容易加重照顧者身體負荷。

偏鄉癌友經常面臨的「銀髮三顧」的困境,顯示出家庭支持系統非常薄弱,這也是除了就醫可近性之外,嚴重影響銀髮癌友無法穩定就醫的另一主因。以葉阿公為例,他居住在宜蘭縣大同鄉,罹患食道癌第四期,自107年9月開始接受化學治療,每次化療需住院3天,通常都是葉阿嬤開車陪同阿公回診就醫,有時候會搭鄰居的順風車或班距很長的客運下山,客運上更時常沒有座位可坐,一站就是好幾小時,雖然居住地離醫院約51公里,但沿路都是山路,來回車程需要5小時以上,伴隨的副作用常常導致走路不穩、肢體疼痛總讓就醫之路更加挑戰。

葉阿公每兩周需要接受一次化療,長途就醫翻山越嶺、舟車勞頓,讓原本相當樂觀的葉阿公也感到心力交瘁,他說:「不曉得治療有沒有用?什麼時候結束?有時候好累都想說不要去了。」

因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林予晞成為大家津津樂道的「最美社工師」,今年特別受邀擔任《銀髮偏鄉 就醫無礙》公益大使,並參與紀錄片的拍攝,林予晞實地上山到癌友家中,帶著她熟悉的相機真實記錄偏鄉癌友就醫的心路歷程。在片中,林予晞以暖心社工師關懷與服務個案的角色,親自開車送葉阿公就醫,她提到,「平常自己也會因為要拍攝特殊的景色翻山越嶺,從沒想過對於偏鄉銀髮癌友們,這些美麗的風景卻代表著遙遠的就醫與康復距離,尤其是對住在都會區的我們,享受便利醫療環境,所無法想像的真實人生。」林予晞也鼓勵民眾響應小額捐款,使此計畫的救助範圍能夠擴大,別讓就醫交通困境,成為壓垮銀髮癌友的一根稻草。

偏鄉 癌症 就醫 醫療資源 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