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熱線

畸形政策移工荒1/廠工群聚確診牽連長照 百歲人瑞看護申請卡關

群聚 疫情 移工 外勞 雇主 看護 投訴 長照 銀髮 人瑞 饒河街
畸形政策移工荒1/廠工群聚確診牽連長照 百歲人瑞看護申請卡關

讀者黃先生向本刊投訴,申請的看護工因政府宣布暫緩移工轉移作業無法順利到職,目前獨自照顧百歲母親相當疲憊,希望政府能有配套放寬規範。(圖/張文玠攝)

今年6月初科技大廠出現移工群聚確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隨即於6月5日宣布暫停移工轉換雇主,減少人員流動防止疫情擴散,卻也影響個別作業的看護移工無法轉換到需要照護的家庭。一名62歲黃先生向本刊投訴,他獨自一人全日照顧百歲老母親,身心俱疲,原申請的看護工因防疫政策暫緩轉移作業,眼看三級警戒不知何時可解除,他焦急希望政府能有完整配套解決人民長照問題。

黃先生向本刊投訴,近期接獲人力仲介告知,因政府宣布暫停移工轉換雇主,原本7月7日將承接的看護工無法到職。黃先生今年已62歲,也算是位銀髮族,目前獨自一人24小時照顧百歲老母親,需要有喘息空間。

這位超過百歲的黃媽媽,過去在北市饒河街經營麵攤,一位當地老住戶表示,「這邊的人都是從小吃黃媽媽的陽春麵長大的。」麵攤舊址改建後,黃媽媽仍不願退休,轉做資源回收。全國4000多位百歲人瑞,黃媽媽就是其中之一,每年接受總統府與地方政府表揚。

黃媽媽年輕時在北市饒河街經營麵攤,一位當地老住戶表示,「這邊的人都是從小吃黃媽媽的陽春麵長大的」。(圖/投訴人黃先生提供)
黃媽媽年輕時在北市饒河街經營麵攤,一位當地老住戶表示,「這邊的人都是從小吃黃媽媽的陽春麵長大的」。(圖/投訴人黃先生提供)

「我媽媽有失智症及重聽,今年2月踢到門檻腳趾骨折,4月又跌斷大腿骨開始臥床,都是我一人照料,有時姊姊會來幫忙讓我能休息,但大家都一把年紀,常常心有餘力不足,平時要出去辦事、採買都不方便。」黃先生無奈表示,長照2.0提供的喘息服務一年只有84小時,要先預約,還要看有沒有人力,諸多不便,而國內看護工月薪6萬起跳,也無法負擔,如今好不容易申請到看護移工,期待能多一人照料減輕壓力,但三級警戒一再延後,6月28日是否能解封、看護是否能順利到職,沒有人能保證。

根據目前勞動部公告,僅有雇主或被看護者死亡、公司關廠歇業或移工遭受人身暴力等情事,移工才可不在限制內轉換到下一名雇主,至於何時能開放移轉,沒有明確時間點,尚須等疫情趨緩經指揮中心同意。

「這項規定(暫緩移工轉換雇主)針對企業有道理,但對家庭類就太誇張了,家庭移工只有一人,沒有群聚問題,現在一堆照護家庭受到影響,對仲介在作業上也非常不方便。」就業服務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黃杲傑表示,其實這也是目前真正的核心問題,疾管署不是全能單位,做任何決策並不會考慮到後果。

投訴的黃先生認為,家庭看護不像科技廠工群聚住宿舍,卻跟著暫緩移轉,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建議政府可比照出入境標準,轉換雇主前可對移工進行PCR核酸檢測,檢測費用要雇主出,我都願意負擔,希望能有配套,不要因防疫美意拖垮長照家庭。」

黃先生已60多歲,照顧無法自理的母親,老人照顧老人、沒受過訓練的他,常常自己也扭拉傷。(圖/張文玠攝)
黃先生已60多歲,照顧無法自理的母親,老人照顧老人、沒受過訓練的他,常常自己也扭拉傷。(圖/張文玠攝)
群聚 疫情 移工 外勞 雇主 看護 投訴 長照 銀髮 人瑞 饒河街